目前日期文章:200805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他根本不在乎我,從小到大,他總是..總是這樣把我丟下。」品漾揪住馬格利,愈說愈傷心,哭到最後,竟然全身顫抖。
 
 
 
馬格利拍拍她的頭,想了會,抱住她抖個不停的身體安撫。「好了好了,也許他心情不好,並不是針對你。」
 
 
 
昂諾姆回來,看到這一幕,不由分說的衝上前痛歐馬格利,此時此刻,深藏已久的怨氣終於爆發,品漾怒不可遏,制止昂諾姆之後,對他破口大罵。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後來呢,她進一步發現欣喜若狂的事實。這個救了她,喜歡冷著臉的哥哥是同家孤兒院的院童。
 
 
 
也不知道何時開始,她時常跟在他身後。初時是因為受到驚嚇的心未平復,時不時得看看那有安全感的背影,才能止住夜半不請自來的惡夢。
 
 
 
後來夢魘不再來,品漾卻變得一天看不到昂諾姆,心裡就有種不踏實的空洞感。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當時品漾九歲,留著兩條長辮,紅紅的蘋果臉配上走起路前後搖動的髮辮,模樣煞是可愛。
 
 
 
幾名早熟的男生偷偷喜歡著她,其中有幾個,一逮到機會,就會欺負她來吸引注意力。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句話,雖然不曾說出口。但一直想告訴你,我愛你喲,唯有你,值得我在乎。
 
如果可以,真的想為你做點什麼,只是現在的我,即使知道你要什麼,也無力給予。
 
有時會想,圍繞在身邊就有這麼多人,為什麼只在乎你一個?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之後,我又晃了好一下子。這下子已經不能稱之為無聊了,簡直快要鬼叫出聲。

 

 

終於,在我第一○一次搜尋聊天室人名,第一○一次思考是不是該下線,找點更有趣的事情做做,第二號犧牲品出現了。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喔喔喔。話說剛剛,我三不五時出現的無聊症狀再次發作。一連上了幾個網站,甚至開始查起猶大的生平種種,你就可以知道這次的無聊非比尋常,不是一般鬼叫幾聲可以輕易解決。
 
 
 
然後我決定進聊天室,踫踫運氣,看看能不能找個待宰羔羊,消除我的煩悶。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豆仔說]
  
 
有玩魔獸世界的朋友會比較清楚這篇在講什麼,如果你有幸沒玩,請盡量設想當時狀況。 ^ ^”
 
--
  
前陣子我的小聖騎終於升到四十級。
 
 
 
能練到40,對一個解任務龜速,打怪打一小時就換打瞌睡的人來說,不是不可思議,簡直是不可能的任務。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天,某位男性朋友傳簡訊問我,台中哪有好吃的?
 
基於一個愛吃鬼的熱血(?),我直接回給他一連串美食指南,最後說到一中街,不忘提提那邊美女如雲,美腿也很多 <- 完了,打出來才驚覺這讓我看起來多像色老頭。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段期間,蘭宴不斷在心中檢視眼前的人和記憶中人的模樣。她以前就生得俊,沒有太大變動。前世的記憶即便久遠,對他來說,模糊的只是影像,感覺是不變的。
 
 
 
她是冰雅,絕對是!
 
 
 
為了這個事實,蘭宴平靜無波的心激起一圈圈漣漪。他等了多久,幾百年,抑或千年?這樣漫長的歲月,獨自面對總在他預料中行事的人,乏味的生活幾乎使他發狂。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言] 

此篇純屬遊戲之作,完全不符合魔獸世界設定。以作者粗淺的了解,魔獸裡的先知是「那魯」(應該吧?) 至於夜精靈有沒有,我真的不清楚。=_=

 大家看看就好,真的,別跟我認真嘿。
--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17】失效連結已訂正

今天閒來無事(<-馬上被踹)比較一下各家部落格廣告優劣。為了不使還沒踏進部落格人氣地獄的信眾畏懼,我看我們從門檻最低的說起好了。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怎麼設,它就是很堅定的出現整篇文章!

快被搞瘋了,有沒有人知道哪裡出問題,麻煩告訴我一聲,感恩。<(_ _)>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從台北帶回來的兩張照片-->

【可愛的帶路雞聽說是迎娶到男方家,新娘下車時要拿在手上的東東。

--
有這個那個大場面可拍,我拍這兩張照片是要幹嘛啊(抱頭)

結果正常的相片都在姐姐那邊,大概得等她有空才能傳給我了(飆淚)
--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坦羅斯以哀怨的眼神望著他。主坦嘆了口氣,非常忍耐的開口:「有話就直說吧。」
 
 
 
不知道是愛情會使人變笨,還是只有坦羅斯倒楣中鏢。總之聽到後來,主坦被他斷斷續續又不連貫的煩惱搞到頭昏腦脹。最後還是仗著超人的理解力,才把坦羅斯的問題拼湊起來。
 
 
 
但是那問題聽在主坦耳中,簡直跟熊在天上游泳一樣可笑。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坦羅斯依照主坦建議,向紅豔坦承他的「錯誤」。並再三保證以後絕
不干涉她的事。紅豔對他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滿臉疑惑不解,只能楞楞的回:
「喔..是嗎。」
 
 
 
「那麼你原諒我了?不會再跟我冷戰了?」坦羅斯期盼的問。
 
 
 
紅豔想了想,既然他有心認錯,也承諾不再管她的事,倘若再不理他,未免太小
心眼。於是她緩緩點了頭。
 
 
 
「太好了!」坦羅斯歡呼一聲,拉紅豔起身,將她抱個滿懷。
 
「喂──你做什麼你,快放手!」紅豔虛弱的抗議淹沒在隊友爆出的歡呼中。
 
更有許多人眼角泛淚,低頭表示:「我們終於不必再忍受丁丁坦了。」
 
 
 
坦羅斯恢復正常,再度變成隊友熟識,時而幽默又和藹可親的副坦。但經過這件
震撼教育,這位完美的副坦多了一個後遺症。他常常會在休息時陷入沈思,有時
甚至思考到旁人跟他說話也充耳不聞。
 
 
 
而且他最常做的事就是看著紅豔的臉,整個人就神遊到外太空去了。隊友們見
了,只是會意一笑,豎起食指說:「噓,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然而紅豔這個當事人,常常被坦羅斯不加掩飾的眼神搞得很窘。
 
「你別這樣好不好?!」她終於受不了,發出怒吼。
 
坦羅斯被她吼得莫名奇妙,「我怎麼了?」
 
「你一直盯著我看..這、這讓我很尷尬..也會造成別人誤解。」
 
「誤解什麼?」坦羅斯更迷惑了。
 
「你是真不懂還是裝傻?」紅豔問,見坦羅斯真的不解,才支支吾吾解釋:「很
多人私下跑來恭喜我..說很羨慕我..什麼未、未婚夫這麼愛我,還常常用含
情脈脈的眼神望著我..你之前不也答應我,一找到機會,會向我爸爸提出解除
婚約!所以別那樣看我了。」
 
 
 
紅豔說完就走,坦羅斯一楞一楞的,心底的煩惱更甚。他瘋了嗎,沒事幹嘛答應
她要解除婚約?
 
 
 
而且他最近一直盯著她看,只是在思考一個複雜的問題。繼主坦告訴他,他愛上
紅豔之後,他一直在想,從小到大戀情沒斷過,怎麼連自己愛上別人都沒感覺到?
 
 
 
回想起過去的戀情,每一件都是成群的女人向他告白,他從中挑選喜歡的交往。
這些女人各有特色,有的可愛,有的學識豐富,更有些才貌兼具的美女。至於愛
不愛她們?坦羅斯說不出所以然。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和同為貴族身份的莉兒交往。在一起的經過很愉快,交往數
個月,他意外撞見莉兒和男人抱在一起。那男人叫威爾,也是聖騎,在暴風城小
有名氣,人品、風評皆佳。於是他想,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莉兒和威爾互有好
感,可能礙於不想傷他的心,才沒提出分手,所以找了機會,跟莉兒協議分手,
並祝她和威爾幸福。
 
 
 
想不到莉兒卻大吼:「你這個笨蛋!我根本不在乎他!」淚流滿面的給他一巴掌,
轉身離開。
 
 
 
坦羅斯被打得莫名奇妙,為什麼當個君子要被女人呼巴掌?他真的不懂。
 
不過現在不是想往事的時候,他該怎麼辦才能讓紅豔忘記解除婚約的事,甚至愛
上他?
 
 
 
不,談愛情還太早,他應該先追求她才對啊──
 
 
 
坦羅斯的腦子突然當機,他記不起來以前怎麼追求女人。然後他再度想起一個悲
慘的事實,他從沒「追求」過女人,都是她們跑來告白的。
 
 
 
那麼一般人是怎麼追求女人的?
 
 
 
他想了想,想了又想,想到後來,經過他身旁的主坦差點嚇到,以為營地出現一
朵發霉的香菇。
 
 
 
「主坦...」坦羅斯臉色像鬼一樣憔悴,輕飄飄移到主坦身邊。
 
「你又想幹嘛?」主坦戒慎的看著他。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全摘自聯合新聞網-國內要聞】
  
吳思材密信翻供:2000萬美元給了邱柯

 

外交掮客吳思材的律師徐景星,昨天公開吳思材在收押前留下的「保命信」,對先前的說法大翻供,律師稱吳思材手寫的「洗錢分配流程」,兩千九百八十萬美元是匯回台灣給官員。 

徐景星的轉述與吳思材手寫英文的流程有出入,徐景星的轉述是:兩千九百八十萬美元中的兩千萬美元,匯回外交部原先匯款的慶寧公司帳戶,錢是給前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和前國防部副部長柯承亨;另外九百八十萬美元由吳思材提出現金,交給外交部參事張強生帶回,是要給前外交部長黃志芳。 

但是,吳思材的手寫英文文件,兩千萬美元流向與徐景星相同,但九百八十萬美元則是交付巴布亞紐幾內亞(PNG group)。 

律師徐景星指出,吳思材認為建交案根本是邱義仁、柯承亨和黃志芳以建交名義所設的一個局,目的是為了私吞建交款,利用他洗錢。 

徐景星說,吳思材獲知檢方要聲押他,便在飯店內對徐說:「萬一我的生命有危險,會有人交給你們一些東西!」 

徐景星表示,六日晚上七點半台北地院正在開吳思材的聲押庭時,一位自稱是吳思材朋友的人打電話約他出來,交給他一疊巴紐官員分別和黃志芳、邱義仁見面的照片;晚上十一點多吳思材被羈押後,又有另一人交給他一封吳思材所寫的兩千九百八十萬美元的洗錢分配過程;到了七日(昨天)下午五點多,第三名自稱是吳思材的朋友送來一封信給他,說是吳思材交代要給馬英九的信,說明整個建交過程。 

徐景星說,這三個人都是單向和他連絡,都表示擔心自身安全,說吳思材交代要將此事向媒體曝光。 

律師表示,吳思材告訴他,巴紐第一次派代理外交部長來台,和黃志芳約在圓山飯店簽建交公報,但黃志芳沒簽;第二次巴紐總理從聯合國開完會經過新加坡,與黃志芳見面要簽建交公報,總理還以到新加坡看病,避人耳目,但黃志芳還是沒簽。 

律師表示,吳思材認為黃志芳兩次都沒有在建交公報上簽字,而且錢的流程相當奇怪,事後判斷,根本沒有建交這回事,目的是藉建交洗錢,利用他做洗錢工具。

 

[圖一]

1342619537

 
 
邱義仁住處 查扣金紀玖寫的備忘錄


檢方大規模搜索邱義仁等三名閣員辦公室及住處,辦案人員透露有重大斬獲,除查獲邱義仁、柯承亨與金紀玖連繫的通聯及簡訊外,還在邱宅查扣到重要記事本、柯宅查獲與金紀玖連繫的書面文件,顯示兩人先前的說詞有所保留。 

據指出,檢方在邱義仁位於汐止的家中,查扣到一份力甲營造負責人金紀玖寫給他的備忘錄,內容是金紀玖向邱義仁報告與巴紐建交的進度,文件是用電腦中文打字撰寫,金紀玖在文件下方還簽下「C‧J敬上」字樣,令檢方懷疑邱義仁聲稱台巴建交案是由外交部執行的說法,不能盡信。 

據指出,邱義仁習慣上不太在公文上留下紀錄,許多重要決策都是口頭交代;檢方前天在邱義仁辦公室及官邸未找到相關書面文件,卻在汐止住處發現邱義仁平常私下記載巴紐案重要事項的記事本。辦案人員表示,查扣的記事本有助釐清邱義仁在巴紐十億醜聞弊案中所扮演的角色。 

此外,檢方在柯承亨住處除發現他手機內有連繫金紀玖、談及巴紐案處理等內容,讓柯承亨當場臉色大變;檢方還查扣到柯承亨曾與金紀玖連繫的書面文件。檢方懷疑,柯承亨先前堅稱只引介金紀玖給邱義仁、並未參與台巴建交案的說詞,有相當保留。 

由於在邱義仁、柯承亨住處都查扣到兩人與金紀玖連繫、往來的書面文件資料,與兩人先前接受檢方偵訊時的說詞並不完全一致,檢方將再彙整物證後,再度傳喚邱、柯兩人到案說明。 

檢方前天大動作的搜索震撼各界。據透露,檢方在五日傍晚就向法院聲請搜索票,並準備執行夜間緊急搜索。不過,因法官對於檢方一舉聲請搜索行政院、外交部及國防部等重要部會及閣員住家提出不少質疑,偵辦本案的主任檢察官還親自向法官說明必要性,花了近兩個小時的時間,才說服法官同意發出搜索票。
 

由於拿到搜索票時間已超過十一點,檢察長王添盛召集相關檢察官討論後,為避免夜間搜索引發爭議,決定六日清晨才同步展開搜索。 

[豆仔說]

這是今天的新聞,事情發展到現在,只能用「扯」字形容。不過先前太看扁檢察官的辦案能力,今天新聞一出來,真的讓我差點摔到椅子下,真的該給檢察官拍拍手,以示鼓勵。

人家都說邱義仁聰明,怎麼在這件事上看不出來。時間長達一年,相關證物竟然收在身邊沒消毀?是對自己太有信心,還是沒料到黃志芳會反咬一口 <--這不合常理,黃在先前就拼命在追錢,聽說和邱的關係因此轉壞。

目前為止,這齣戲真的愈來愈精彩。難怪有些人把新聞當連續劇看,勁爆程度直逼八點檔啊。

截至5/8,案件進度如下:

1、吳思材手中的收賄名單確定是7人,如『圖一』。

2、十億元根本不是「外交經費」,純粹是「活動費」,後來又變成「假外交、真詐財」被污走的國有財產[原來我們辛辛苦苦繳的稅是這樣花的,哈哈(乾笑)]

3、吳思材昨天委託律師公開保命信,信裡指出,20萬美元匯給了巴國,980萬美元提領出現金交由張張生,另2000萬美元則轉匯到慶寧公司,然後交給黃志芳。據他說,最後會匯到邱義仁和柯承亨帳戶。(980萬的去向,吳說是給巴國,但徐景明說先前吳跟他說的是交到黃志芳手裡?)

4、邱義仁昨跟記者說,他不會用簡訊,且沒和金紀玖聯絡。後來檢察官搜到柯承亨手機有幾封和金紀玖的關鍵簡訊,裡面提起『老闆有事找你,請盡快聯繫』。金回應『目前無法回台,老闆交辦的東西已轉交』。知道這則訊息後,邱又改口說曾和金有聯絡<-對照吳思材說法,金曾告訴他,『老闆』要他別回台灣,顯見這件事吳沒說謊。[這裡告訴大家,勿忘林志玲和陳冠希事件,他們兩人的戀情、照片之所以曝光,都是因為拿壞掉的手機、筆電去修理導致。手機、筆電壞掉都能將原本刪除的照片救回來,幾封簡訊應該不是難事。]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爭論到最後,變成坦羅斯火大,紅豔更因為他企圖干涉她私事憤怒。後來一個怒氣沖沖進入帳篷,一個跑到食屍鬼聚集地,拿他們出氣。
 
 
 
對紅豔而言,坦羅斯是談得來的朋友,你或許不贊同朋友的想法或想做的事,但最起碼的尊重總該有,不能像他一般,專制的要她『不准』去!
 
 
 
「不准?不准!有沒有搞錯,難道他真以為我歸他管?連爸爸都不曾用這樣的口氣限制我,他憑什麼?!」火氣一沖上來,她也顧不得帳篷內還有一位女術士和女法,大聲控訴。
 
 
 
「原則上,你是他的未婚妻,當然歸他管。」已是人妻的女法微笑接口。
 
 
 
「而且被帥哥管有什麼不好,我還巴不得他來管我呢。」另位女術用豔羨的口吻補充。
 
 
 
紅豔直翻白眼。
 
 
 
為了這件事,坦羅斯幾乎每天都會在紅豔耳邊唸上三、四次,有時威脅,有時苦口婆心,甚至還把其他隊友抓來,口徑一致,就是要她放棄這個異想天開的計畫。
 
 
 
「我不是要你別張揚,你怎麼可以把我的祕密告訴其他人?!這是我『自己』的事,我有權利自己決定,輪不到你插手!」
 
 
 
紅豔把話講絕了,後來幾天甚至不肯跟坦羅斯說上一句話。坦羅斯原本以為她只是鬧鬧脾氣,沒多久又會回到以往打鬧的日子,然而不!紅豔這次似乎是鐵了心,不管他怎麼逗她,她就是滿臉憤慨的瞪著他,死也不開口。
 
 
 
情況愈來愈惡劣,坦羅斯也一天比一天暴躁,當隊友發覺不對勁的時候,他們隊上號稱人緣最好、脾氣最好、坦得完美無缺的副坦,瞬間變成每天臭著臉,隊友一出錯就破口大罵,打地下城每次都會很神奇的ADD其他怪的丁丁坦。
 
 
 
原本兩小時就能完成的地下城,被他們的丁丁坦搞成八小時,打完一場,活像在地獄走一遭,一出地下城,每個人臉上都掛著辛酸血淚。
 
 
 
最後還是主坦隊長怕繼續下去,隊友會受不了退隊,才把坦羅斯找出來開導。
 
 
 
「兄弟,我知道你愛她,擔心未婚妻安危。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除了交感神經鈍化的戰士,隊上的每個人-」
 
 
 
坦羅斯猛然打斷他,問:「等等,你剛說我什麼?」
 
 
 
「你愛她,關心她的安全?好啦好啦,隊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愛她,這不是我找你出來的重點,主要是這樣下去-」
 
 
 
坦羅斯出神的自言自語:「可是我只把她當朋友。」
 
 
 
主坦受不了的賞他爆栗:「你阿呆啊!朋友會做到這種程度嗎?何況我沒見過你為了朋友不跟你說話而變成暴龍。」
 
 
 
坦羅斯有點像被雷劈到,腦筋轉不過來,還楞楞的轉頭問:「是這樣嗎?你覺得我很愛她?」
 
 
 
這下主坦不只賞他爆栗,乾脆一腳踹向他。「你要我說幾次啊!你這個傢伙,你知不知道最近給我惹了多少麻煩?隊上的每個人都跑來抱怨你的事,還有人揚言要退隊!你要是再不恢復正常,馬上禁止你出團,媽的!混帳東西!」
 
 
 
坦羅斯從地上坐起來,頹喪的抱住頭:「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完全不理我。」
 
 
 
主坦臉上黑線滿天飛,心裡不斷在OS:我有沒有這麼倒楣?..平常除了要當褓姆、心理諮詢師,現在還得兼職愛情顧問?!
 
 
 
罷了罷了,誰教坦羅斯正常時,的確是無可挑剔的戰友。看在他們相識十年的份上,推他一把也不為過。
 
 
 
於是他問:「你先告訴我,你覺得紅豔為什麼不理你?」
 
 
 
坦羅斯想了一會說:「她..她氣我把祕密告訴你們。」
 
 
 
「不止如此。依照我對女人的了解,這件事雖然讓她生氣,但沒到不理你的地步。她可能是氣你干涉她這件事。停!你別開口,你一說話我就想打你。好了,你注意聽,接下來幾天你要採低姿態,馬上給我收歛暴躁的脾氣?!要裝可憐,然後告訴她:你錯了,不該管她的事!還得跟她說,雖然不贊成她要做的事,不過你會給予支持..」『踫』的一聲,主坦隨手用茶杯K坦羅斯一下,然後兇惡的吼:「閉嘴!不是要你別說話嗎!嗯,現在好多了....剛要你那麼說是有用處的,要是她真要執行計畫,到最後你可以死皮賴臉的說:為了表達我的支持,我決定跟你一起去。倘若她堅持不讓你跟,你就懇求、跪求,要是再不行,就以死要脅!女人心腸最軟了,通常說到『死』,她們都會當真,莫可奈何下就會讓你跟了!」
 
 
 
坦羅斯目瞪口呆,久久才冒出一句:「你好厲害,你當過愛情騙子吧?」
 
主坦的回應則是將茶杯扔到坦羅斯頭上。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摘自聯合新聞網】

台北地檢署偵辦巴布亞紐幾內亞建交費案,繼五月二日傳喚行政院副院長邱義仁說明後,今天第二度傳喚到案。承辦主任檢察官黃謀信偵訊後將邱義仁飭回,並列貪瀆被告,予以限制出境。邱義仁離開北檢時強調,他完全配合檢察官調查。

至於媒體報導,北檢根據關係人吳思材提供的「黑名單」,懷疑十名黨政高層分別收受新台幣數百萬元到數千萬元不等的回扣。邱義仁表示,「是否有這個名單是一回事,名單上的人是否有收錢是另一回事,檢察官對此應查明清楚。」

另外,北檢今天兵分四路展開搜索,由於行動尚未完成,檢方並未說明搜索何處。

外交部於2006年八月與金紀玖、吳思材達成口頭協議,委託兩人擔任中間人,與巴布亞紐幾內亞談判建交,並同意在兩人於新加坡華僑銀行設立的聯名戶頭,由外交部存入三千萬美元,作為向巴布亞紐幾內亞提供技術援助的經費。這筆款項遭到侵吞,外交部已經在新加坡委託律師追討,北檢也分案偵辦。

【豆仔說】

這是今天的網路新聞,後來看了電視新聞,有些兜不起來的地方,新聞上說的是「六名」,這邊寫「十名」...

新聞報導裡指的六人分別是:邱義仁、黃智芳、柯承亨、李傳通、另一名職位在邱義仁之上、還有另一個商人。檢調在傳訊邱義仁後,已將他列為被告,並限制出境。並分別會到這幾人的住家、辦公室進行搜查。<-嚴重懷疑能搜出什麼鬼,事隔一年多才曝光,很難相信這一年多不夠他們把不該曝光的證據消滅。

至於昨天提到吳思材若有犯罪事實,為何跑到台灣來「協助」辦案?

這部份已看到報導,證實他遭約談後,曾於4/27企圖出境<-所以他發現事情不妙,想腳底抹油了?還是真如他所言,是為了回新加坡拿檢調要求的文件(這部份可信度很低,如果檢調要讓他回新加坡拿文件,卻沒有任何預防他落跑的措施,我只能說,檢調單位你會不會太好騙了?)

所以這齣人神共憤的歹戲,目前為止問題還是圍繞在:

1、資金流向何處?

2、吳思材手中的關鍵名單,是否真有其事。若是,這件政治醜聞不只是人民的納稅錢被詐騙,還包括高官利用職務之便,圖謀人民的血汗錢。

3、後來邱義仁有提到,他們意圖行賄是一回事,名單中的錢是不是有進入那些人口袋是一回事,希望檢調單位能去查查。(意思大概是這樣,新聞上看來的)<-感覺他「好像」知道有『名單』這回事,但他下一句卻讓人覺得檢調查不到他有收受款項。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摘自聯合新聞網-國內要聞】

外交醜聞弊案關鍵人物吳思材昨天召開記者會公開指控,金紀玖將台巴建交的金援費用從兩千萬美元「灌水」到四千萬美元,並給了他一張「list(明細單)」,聲稱有許多開銷和其他費用;他保留這張單子,已交給檢方。

「我不是壞人!」吳思材昨天在記者會上皺眉喊冤,再三保證沒A外交部的錢,「要跑,早在一年前就跑了!」他還主動爆料,指金紀玖允諾如果台巴成功建交,會給他佣金一百萬美元,但他一毛錢也沒有拿到,卻捲進此事,感到很無奈。

吳思材昨天不願進一步說明所謂的「list」是否就是佣金明細或是要打點誰。外交部長黃志芳稍後則否認允諾給付建交佣金,指吳思材說的一百萬美元是吳單方面的「期待」,外交部只承諾成功建交後會給予金、吳兩人「適當的差旅費用補助」。

吳思材聲稱在帛琉認識金紀玖,十年未聯絡,直到兩年前金紀玖主動找他,請求幫忙推動台巴建交,事成有一百萬美元佣金。他說,他願意幫助台灣與其他國家發展外交,也認為這是一件大事,因此特地來台由金紀玖帶他見邱義仁、黃志芳,確認金是台灣推動建交的窗口,他則代表巴紐方面的窗口。

他去巴紐會見高層官員後,告知金紀玖,巴紐要求建交金援費用兩千萬美元,但金卻要他向黃志芳謊稱四千萬美元;他質疑為何增加,金回答還有許多開銷和其他費用,還寫了一張「list」給他看。

吳思材說,黃志芳將建交金援殺價到三千萬美元,但他兩次安排巴紐官員來台簽約,黃志芳卻不簽建交公報。金紀玖後來表示,邱義仁要求將金援款項匯回台灣,他即簽名將聯名帳戶的錢轉到金的帳戶,不清楚金後來把錢轉到那裏。

吳思材強調,他認為把金紀玖寫的「list」放在身上會有生命危險,日前已交給主任檢察官黃謀信。

黃志芳昨天表示,吳思材曾把「list」提供給外交部,但這張「差額分配表」記載推動建交費用,並沒有兩千萬美元灌水到四千萬美元的事。

-----------------

【豆仔說】

這新聞最近鬧得沸沸揚揚,老實說,看到邱義仁出來開記者會,事關納稅人血汗錢被侵吞,他居然嘻笑以對,整個火氣都上來了!!什麼樣的政府可以縱容這種不把人民血汗錢當一回事的『政客』繼續亂搞?

扁政府,你再擺濫嘛--後悔死兩次都投給你,真覺得自己當時被鬼附身,竟然相信民進黨可以將台灣帶向美好的未來,美好個鬼啦!連國有企業也妄想霸佔成自家的;一發現總統選舉落選,就開始卡位、安插自己人到各機關,再加上這次的事,真是夠了!(翻桌)

<--這就是愛看政論節目的下場,暴走中~

 

撇開這些狗屁倒灶的事,有幾個問題值得思考:

1、吳思材的可信度--根據新聞報導,似乎他先前已有前科,曾用外交手法詐騙過幾個商人

2、外交部明知吳思材不可靠,卻不疑有他?一句長官交辦就想開脫了事?<--被詐騙過的商人曾寫信告知外交部,吳思材的為人

3、倘若吳思材真的是侵占款項之人,他為何還跑到台灣自投羅網,還是他以為中華民國政府沒本事辦他?或者他認為有人可以保護他不受法律制裁?

4、如果吳思材的話不能信,那他先前說的原本兩千萬卻被金紀玖灌水到四千萬的事是真是假?

5、巴國部長曾兩度來台簽署公報,黃智芳卻不簽,事後還說「長官」交待不要簽(這句話是吳思材說的,他當時說,黃智芳說『老闆叫他不要簽),後來開記者會,黃解釋,為了國家利益著想,他認為不簽較好?

 6、最後又回到吳思材的話到底可不可信,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他口中的『老闆』拒簽外交公報的行事很可疑。

如果黃智芳當時簽了,表示建交完成,錢會匯給巴國政府,就沒有後來的侵吞款項事件。所以指示他不要簽下公報的人,很有「可能」是設好連串騙局,利用這個機會,將那些錢移轉到自己名下的幕後指使人。

嗯,不知道,疑點很多,到底誰在說謊,我還得再想想....話說我想這些要幹嘛啊,超囧。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既然這樣,我馬上去跟父親說,我們星期五完婚。」坦羅斯說完就走。
 
紅豔焦急的拉住他。「好、好啦。我說就是了。」
 
坦羅斯笑了,轉過身,好整以暇地等著。
 
 
 
紅豔很不自在,瞪他一會,才緩緩道出:「我先聲明,這只是我『個人感覺』,跟
你這個人沒半點關係。你要答應我,聽完不能用結婚為手段報復我。」
 
坦羅斯皺眉,到底是什麼樣的個人感覺,會讓她誤以為他是報復心重的人?
 
 
 
他一直沒吭聲,紅豔急問:「怎樣,我們達成協議了嗎?」
 
坦羅斯只得說:「我以聖光之名起誓,即使生氣,也不會以結婚要脅你。」
 
「不!以你父親名義發誓。」紅豔堅持。
 
「好,我以父親之名發誓。」
 
 
 
「嗯..那我說了。你這個人..很好,很完美,沒有任何缺點。我是說,幾乎
挑不出毛病。全暴風城想和你結婚的女人,沒有上千,也有上百。不過那個人不
會是我!我只要看到你硬裝出來的笑容,雞皮疙瘩就掉滿地。人都有情緒,時而
憤怒、時而開懷,就你沒有,永遠處在假笑狀態!我都很想說,笑容如果不是出
自真心,硬裝出來只會荼毒別人眼睛。你的完美讓我不耐,你的一舉一動就像回
應眾人要求,刻意假扮的。而我要的是有正常情緒反應,能陪著我嘻笑怒罵的情
人,不是在眾人面前扮演完美先生的丈夫。」
 
 
 
這一串有如江水般的言語衝擊著坦羅斯,原來他的完美在別人眼中竟是這副德
性;而且他的猜測是對的,為了擺脫婚約,紅豔才刻意整他。
 
 
 
他不知道哪一種震撼大些,是讓人批評成假人,還是有女人惹毛他,就為了不想
和他結婚。
 
 
 
然而人就是這麼奇怪,當有人重重一槌擊倒你,反而會出奇冷靜。坦羅斯的情況
就是如此。
 
 
 
聽完紅豔的批評指教,他僅僅問:「就這樣?」
 
紅豔看了他一眼,滿懷歉意地說:「不,最重要的一點,你不是我喜歡的型。」
 
坦羅斯楞住,他也曾在心底想過同一句話。一想到這,他不禁哈哈大笑。
 
紅豔生氣的問:「有什麼好笑的?」
 
「是沒有。」話完,又自顧自的爆笑出聲。
 
紅豔忿忿瞪他一眼,啐了聲:「瘋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之後,紅豔回復成原本模樣。卸下濃妝的她,令人眼睛一亮。那是介於可愛和
嬌豔的美感。當她笑起來的時候,臉頰會冒出酒窩,睜著明亮雙眼看人時,總會
使人臉紅心跳。尤其當她談起冒險經歷,總有辦法將乏味的行軍生涯,說得活靈
活現,更教坦羅斯不可思議。
 
 
 
自從談開後,他們之間的相處愉快多了。紅豔像朋友般待他,坦羅斯也能在紅豔
面前暢所欲言。
 
 
 
偶爾,坦羅斯會想起那天的對話。
 
或許紅豔是對的,他太在意他人想法。很多時候,即便心裡不愉快,也會刻意壓
抑,久而久之,就變成不說真話,用場面話取代。
 
 
 
但在紅豔面前,他不需要刻意隱瞞。可能因為她早看過他未曾顯露過的醜態,可
能對一個說他笑容太假的人偽裝,實在太過可笑。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坦羅斯
首次發覺,做自己是多麼快活的事。
 
 
 
快活到他常常會出現同伴眼中的出軌行為。像現在,他和紅豔爭搶剩下的麵包,
兩人甚至用裂成一半的麵包捶打對方。麵包屑滿天飛,旅館的客人紛紛轉過頭來
關切,最最震驚的,莫過於和坦羅斯相識十多年的隊友。
 
 
 
戰士瞪大牛眼,彷彿今天才認識他的說:「我不知道你這麼幼稚。」
 
主坦很不客氣的拋下一句:「啊啊,太丟臉了,不要告訴別人我認識你們。」迅
速離席坐到另一桌。
 
 
 
而坦羅斯呢,卻哈哈大笑,依舊故我的和紅豔玩你爭我奪的遊戲。
 
 
 
有時候,坦羅斯會和紅豔天南北的聊,常常營火前一坐就坐了一整夜。今晚,一
如往常的,在忙了一整天之後,他們兩人悠閒的坐在大石頭,肩併肩,啜飲著麥
酒。不過跟往常不同,紅豔提出的事讓坦羅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直到恢復神智,
他才克制不住大吼:「你是認真的嗎?你說等父親的病好一點,你要一個人到部
落領地旅行?」
 
 
 
「對啊。聽說血精靈的出生地很美、很夢幻,要不是擔心爸爸病情,我早就想去
了。」
 
「你瘋了嗎?那裡到處是敵人,你只要進入那裡..不!你根本進不去,說不定
只是靠近一點,就會被人暗殺了!」坦羅斯很激動,捧在手上的酒杯被摔到地上,
碎裂聲引起營地其他人注意。
 
 
 
紅豔連忙噓他:「小聲點!這件事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什麼不必要麻煩!你會害死自己的,你知不知道!」坦羅斯接近失控,他甚至
無法控制自己尖銳的嗓音。他突然站起身,幾近瘋狂的踱來踱去,一會又轉過頭,
惡狠狠的警告她:「你不准去!你要是敢這麼做,我..我會向你爸爸告狀,對!
沒錯!還有很疼你的姑姑,我也會一併告知。她們不會任由你胡亂行事,一定會
阻止你的。我是認真的,我說到做到!」
 
 
 
紅豔似乎也被他不尋常的激動嚇到,震驚過後,才喃喃抱怨:「告狀?──你是小孩子嗎?」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