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你從哪來的?」他突然板過她的臉,眼神近乎貪婪,彷彿在用眼睛吞噬她。 
揚冰抖顫著,說出早已預備好的答案:「米奈希爾港。」 
他的眼睛瞇直了,緊抓她下巴的手緊鎖。「不!你不是從那邊來的,說謊!」隨著這聲怒吼,她的頭髮被硬生生往後拉。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她突然感到好笑,也不自禁笑出聲。
 
 
 
「啊─你總算笑了。我真的擔心,你一直一直那樣沮喪,還一度怕你-」品漾臉紅了,尷尬止住話。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昂諾姆!」一聲大喝,讓她茫然的心瞬間清醒。整個人虛脫了般,無神的回望注視著她,充滿煽笑的眼,彷彿在嘲笑她沒有勇氣結束自己的悲慘。
 
「算了!我自己去,你幫我看著她,我馬上回來!你一定要注意她哪裡不舒服喔。」輕盈的腳步聲走遠了。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她想死。
 
 
 
也許她是有機會的,也許流淌的血並未帶走她的氣力,只要爬出土坑,路上可能遇見獵人或者探險者,能將她救起。
 
 
 
但是為什麼呢..她只想躺在這裡,望著滿夜星子,任由鮮血泛流,任由眼淚爬了滿臉。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為什麼爽約叫『放鴿子』?而不是放『河馬』或放『熊』?
 
 
真奇怪,這種說法到底哪來的?就好像我們常會聽到『好奇心會害死一隻貓』,就會讓我想到,創造這名諺語的人一定跟貓有仇,不然他(她)為什麼不說,好奇心會害死狗,或好奇心會害死兔子之類的。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從小我的膽子就大,舉凡老鼠、毛毛蟲的,要是沒恐怖到一個境界,膽大如我,都能若無其事的坐在原地。唯獨蟑螂,只要小小一隻,就能讓我面色如土,尖叫的四處逃竄。
 
 
 
尤其搬到這間套房,明明鮮少在房間放吃的,蟑螂就是會從落地窗或門縫爬進來。白天還好,要是遇到準備就寢的時刻,常常讓我緊張兮兮的爬起床,揣著殺蟲劑找尋牠的蹤影。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曾經有人問我,愛情的資源和權利存在誰的手上?
 
 
當時我想,這個問題很奇怪,尤其出自看似在戀愛的人口中。也許這是男女間的不同,他把兩人的關係想成對立,我則認為這種想法出現在這裡非常突兀。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嚴熱的夏天又來了,一遇上酷熱,本豆就開始呈現虛脫狀態。成天昏沈沈的,有時還會熱到心情煩躁,開始妄想台灣要是能下雪該有多好(倒)。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