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從哪來的?」他突然板過她的臉,眼神近乎貪婪,彷彿在用眼睛吞噬她。 
揚冰抖顫著,說出早已預備好的答案:「米奈希爾港。」 
他的眼睛瞇直了,緊抓她下巴的手緊鎖。「不!你不是從那邊來的,說謊!」隨著這聲怒吼,她的頭髮被硬生生往後拉。
 
 
揚冰痛出淚水,尖叫的說出另一個答案:「西-西部荒野!」她就是在那裡遇到品漾和昂諾姆。
 
 
 
髮根的刺痛緩和了,一剎那,他扭曲的臉回復成該有的俊逸,可惜毒蛇般的眼,還是讓揚冰打了哆嗦。
 
 
 
「那麼,你來這裡做什麼呢?」揚冰才要回答,他卻自顧自的說下去:「是了,會來這裡的人只有兩種目的,一是殺我,二是覬覦我的知識。你是哪一種?不,別回答了。你這樣的身手要殺我,只怕是來送死。所以你期望我教導?那也行,只要..你在調教期間,與我同住。」
 
 
 
他眼裡赤裸裸的慾望讓揚冰一度打退堂鼓。但她急切成為術士的心管不了太多,揚首就說:「好。」
 
 
 
「是不是我對你做什麼都好呢?」他湊上唇,兩人的距離之近,只消他動一動,就會踫上她的唇。
 
 
 
對於他的捉弄,揚冰生起一股怒氣,滔天大火似的,激得她脫口而出:「沒用的男人才用武力脅迫,你又是哪一種?」
 
 
 
他停下動作,看著她,就像在看一樣從未觀賞過的奇珍異獸,然後突兀的,他抽離身體,走向大門。「過來,我找地方讓你睡。」
 
 
 
揚冰懸浮的心落下了,她知道,一走進那道門就得自求多福,甚至意識到,萬一被他發現性別,他會親手將她折磨至死。
 
 
 
但是一切都不重要,她會成為術士,她即將擁有力量,這才是她想要的。
 
 
 
後來她才知道,這個男人叫『賈斯汀.伯格』。他的闇法才氣和聲名狼藉同樣受閃金鎮人們關注。
 
 
 
聽說他和暴風城內最有權勢的貴族世家子弟有染,聽說他以虐待人為樂,聽說送上門的男孩,沒有一個能活著出來..
 
 
 
每聽到一則耳語,揚冰就更加害怕。她心底最深最大的恐懼,不是被他發現性別將她凌虐至死,而是沒辦法成為一名術士,看著那對賤人痛苦哀嚎。
 
 
 
剛開始,揚冰小心翼翼,但她發現當初衝動下的偽裝,實在是沒有考慮後果的魯莽。連最簡單的盥洗,她都得偷偷摸摸進行,更別說經期到來,渾身的不舒服,還得注意不讓他看出端倪。
 
 
 
所幸,或許自負於自身魅力,除了言語上的騷擾,賈斯汀不曾對她上下其手。事實是,他可能找不到時間對她下手,因為太醉心研究如何虐待她。
 
 
 
當揚冰發現,她所期待的術士課程,居然是賈斯汀莫名其妙仍給她虛無行者開始。這個神氣又巨大的惡魔,在賈斯汀要求她馴服他時,龐大的身體虛浮著,獰笑著,迫不及待用眼神撕裂她。
 
 
 
「你能活著,我就給你其他的。」賈斯汀丟下一句,走到遠處,端坐著,期待著。
 
 
 
一脫離禁制,虛無行者撲了上去,猛力追打揚冰。她什麼都不懂,連最基本的闇法都沒學過,能做的只是尖叫和逃竄。逃到後來,她不叫了。她叫得愈大聲,賈斯汀笑得愈開懷,而那樣的歡娛神態,讓她怒到想宰了他。
 
 
 
她不知道是自己的怒氣抑或瀕臨死亡的恐懼讓她聽清楚那微微低沉,難解又複雜的惡魔語。很突然的,她懂了虛無行者出口的咆哮,甚至腦海中,浮現出虛無行者記憶的影像。他在那裡悠遊自在,無所束縛,來到人間,如同被囚禁在籠中的鳥兒,處處受限,他的脾氣不自覺的暴躁,狂怒的想毀掉所有。
 
 
 
揚冰心中升起一股同情,然而這樣的悲憫出現,又令她想起懦弱無用的自己,因此她強把這股悲憐壓下了,強迫自己凝視虛無行者的挫折、悲沈,而不讓一絲一毫的同情冒出頭來。
 
 
 
她知道黑暗的情緒逐漸在吞噬虛無行者,同樣的,她也讓黑暗的情緒感染她,但過了一會,她下意識覺得她該做的是駕馭這股黑暗,這樣強大的力量是她所渴求的,她可以,她必需,她一定得將之握在手中。
 
 
 
漸漸的,她不再左逃右閃,她開始預知虛無行者的下一步,在他欺上來之前,她總有辦法在緊要關頭逃脫。她失血過多,步伐卻愈來愈輕盈,思緒愈來愈清晰,然後她歡欣的看到,賈斯汀微怒的盯視她,彷彿她沒死,減失了他多少樂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豆仔 的頭像
豆仔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冰貓
  • 很好看喔,你寫得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