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揚冰的體內湧出一股力量,那感覺像冰,又深沉得令人顫慄。原本,她該被這股力量吞噬,但她對力量的飢渴,反而讓它匍伏在腳下。她呼喚了它,它也響應了她。
 
 
 
在此同時,虛無行者的身上出現類似腐蝕術的暗影傷害,這讓賈斯汀的怒氣更上一層。他瞇直眼,注視虛無行者在揚冰的攻擊下節節敗退,直到臣服於她。
 
  
揚冰耗盡氣力,但仍故作鎮定,站得直挺挺的。往賈斯汀那邊看去,意外發現他的怒氣早已煙消雲散,餘下的,只有唇邊意味深長的笑。
 
 
 
「今天就這樣吧。」他說,右手優雅一彈,紙片落入揚冰手中。
 
 
 
她低頭一看,望見了虛無行者的真名。輕聲唸了,虛無行者含糊回應,令她欣喜的回望賈斯汀,而那裡,早就空無一人。
 
 
 
事隔幾天,她終於了解賈斯汀那抹笑的涵意。那並非讚賞,這可以肯定,但絕對隱藏深沉的惡意。她戰勝虛無行者,這對賈斯汀來說沒什麼,不過它代表,他有足夠的時間凌虐她,而不必擔心太快玩死她。
 
 
 
賈斯汀開始教她基本闇法,她學得很快,沒多久就能將法術應用在戰鬥中。但這樣的進展無法取悅賈斯汀,只給她幾天喘息時間,他就命令她接下所有湖畔鎮任務,並且要在一星期內完成。
 
 
 
就算她沒到過湖畔鎮,也了解那邊的任務必定比閃金鎮更加艱鉅。但為了能夠稍稍喘息,不至於在賈斯汀惡毒的監視下瘋狂,揚冰心底是雀躍著。
 
 
 
像個即將遠行的小孩,她開心打包上路。赤脊山的道路,夾道的翠綠令她的心更加輕快。她一時疏忽了,或者太沈迷於這樣的美麗,路旁突然跑出赤脊山豺狼人堵住去路,流著口水,一邊叫嚷:「啊啊啊,新鮮的肉..」。
 
 
 
她定定神,驅使虛無行者對付直撲上來的赤脊山痛擊者。另外兩個則追著她猛打,情況危急,她等級不夠,沒有恐懼術這類高等法術,虛無行者在痛擊者的窮追猛打下,顯得不堪一擊,她的血條將盡,虛無行者也即將犧牲。
 
 
 
忽然,樹旁竄出來人,迅捷的將她身旁的怪物衝鋒倒地,一聲嘲諷,所有敵人轉變攻擊方向。她有了喘息時間,趕緊為自己和虛無行者綁繃帶。血量恢復後,揚冰迅速驅使虛無行者擋下衝向那人的赤脊山痛擊者,自己纏住左方撲上的豺狼人。
 
 
 
「不要亂來,我擋得住。」那個戰士怒吼,重新將群怪拉到身邊。
 
 
 
這聲怒吼,讓揚冰想起背叛她的男人,也是這樣的霸道,這樣自以為是的英雄主義者。她微微泛出冷笑,沒有多加理會,重新纏住旁邊的怪。而那人,顯然也是個牛脾氣,總在CD完發出嘲諷,將怪引了回去。
 
 
 
他們就這樣,一來一往的讓怪跑來跑去,終於讓群怪接連倒下。
 
 
 
虛無行者喃喃抱怨,揚冰冷冷盯視,吞掉牠餘下的話。正想坐下喝喝水、吃個麵包,戰士突然衝向她,抓住她肩膀猛力搖晃。
 
 
 
「你不該逞強,你可能因此而死!」
 
 
 
揚冰驚駭著。不是因為他說的話,而是他臉上從太陽穴橫越下巴的傷。雖然看得出精心照料過,仍然掩飾不了傷痕的猙獰。
 
 
 
戰士放開手,側過臉,尷尬道歉:「抱歉,我不想嚇到你。」
 
 
 
這句話讓揚冰冷靜下來,「我沒嚇到。」
 
 
 
她只是訝異他怎能在那樣的傷下存活,尤其傷口如此接近太陽穴。即便好奇,她也不準備問。撿了塊大石頭,坐下喝水,順口說道:「剛才的事,我會還你的。」
 
 
 
在她擁有力量以後,她就對自己承諾,一切靠自己,不再承他人的情。
 
 
 
戰士回頭望她,半帶好笑,又一臉驚奇,最後忍不住笑出來。「呃..可以請問你要怎麼還嗎?」
 
 
 
「你救了我,總有一天,我也會救你一命。」
 
 
 
「這是說..如果今天我沒有救你,哪天你在路上看到我被敵人圍甌,你也不會出手相救?」戰士這下不是驚奇了,開始奇怪她的邏輯。
 
 
 
「是如此。」她說。
 
 
 
虛無行者又在抱怨這抱怨那,揚冰不耐煩,起身將它解散,得到了片刻寧靜,不斷淌血的手卻被一雙溫暖的大掌握住。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