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天,她住進湖畔鎮旅店。旅館裡多的是冒險者來來去去,有的飲酒作樂,有的聚在桌旁談天說笑。揚冰一個人,獨自坐在角落,聽著虛無行者呼嚕的惡魔語。
 
 
 
有幾個女人過來搭訕,訝異著她等級低卻跑到湖畔鎮,更有些大膽的人類女子,頻頻對她送秋波,說要和她組隊,幫她解任務。
  
揚冰一聽,懸在心中的大石頓時落下一半。她的偽裝沒問題,進旅館之後,她觀察好久,男人女人,老的少的,沒有一個用奇異的眼光瞪視她,更多的是喊她小夥子的男男女女。
 
 
 
那麼為什麼呢?那個叫羅倫斯的男人卻能輕易看出她的性別?
 
 
 
她找不到答案。接下來的幾天,她接下所有湖畔鎮任務,忙亂的解決賈斯汀丟給她的難題。但是才努力一上午,她就已經被等級最低的魚人追打數十次,不得不讓虛無行者犧牲數十次。
 
 
 
這讓她很氣餒,心中失去平靜,連帶的,戰鬥的方式也大意了。於是在一次攻擊中,她誤判其他兩隻魚人的距離,打了一隻,其餘兩隻發狠似的追到跟前。她趕緊叫虛無行者對付另一隻,自己邊逃邊對最後一隻魚人丟暗影箭。
 
 
 
虛無行者不堪兩隻魚人圍攻,嘶吼一聲,化做煙塵消失。揚冰的心涼了半截,死命往前逃,還是被追上來的魚人纏住。
 
 
 
「就是這裡,我聽到聲音..」一個稚氣的男音說完,一隊人馬從山坡上走下來。
 
「小強,你擋住那隻怪。歡柔,你快給她治療,餘慶跟我打另外兩隻!」一個更熟悉的聲音響起,揚冰才想拒絕,流血的傷痕立刻被癒合,轉頭一看,一個貌美,表情冷淡的女德魯依正在幫她療傷。
 
 
 
或許是初次見到夜精靈帶來的震撼,或許是驚訝於她擁有絕世美貌,卻又無比哀愁,揚冰只是默默接受療傷法術,沒有出口抗議。法術施行完畢,她低聲道謝:「謝謝。」
 
「沒什麼。」很冰的語調,彷彿在那層皮囊底下,早已沒有感情殘留。
 
 
 
揚冰重新召喚虛無行者,幫牠上繃帶,一邊注視朝她走來,已經解決掉魚人的小隊人馬。她方才聽到的稚氣嗓音,必定是走在前頭,蹦蹦跳跳的男孩。走在中間的,是背著弓袋,走路時緊盯地面的德萊尼獵人。而最後一個,則是揚冰承諾會還他一命的男人-羅倫斯。
 
 
 
他又救了她一次。她欠他的,愈來愈多了。
 
 
 
揚冰和他視線相對,那雙褐色眼眸頓時散發出光采,而唇上那抹笑,又是那樣開懷。「我們又見面了,揚冰。」
 
 
 
她承受不住--不,或許該說,現在的她,最不需要這樣的情愫。不過要抗拒這樣的溫暖也著實簡單,他是男人,也是戰士,這樣致命的組合,就讓她聯想到情人的背叛。
 
 
 
因此,她冷漠頷首,「第二次了,我會還你的。」
 
 
 
羅倫斯忍俊不住,哈哈大笑。「抱、抱歉,我不是笑你,只是覺得,很多事不必算得太清楚..來吧,我說過要請你喝茶的。」
 
 
 
「我不-」揚冰正要拒絕,小強看看羅倫斯,又看看揚冰,朝羅倫斯使了眼色,纏住她問東問西,無暇他顧,等到回神,她已經莫名奇妙的,坐在旅店和大家享用午餐。
 
 
 
那時她想走,也被飢纏轆轆的肚子收服,默默的吃起送上來的餐點。
 
 
 
「老大,你不幫我們介紹一下嗎?」一落坐,小強先開口。「欸,算了算了,靠你不如靠自己。我叫約翰.爾頓,職業聖騎,因為像打不死的蟑螂,大家都叫我小強。」
 
 
 
他一說完,其他三人很不給面子的嘖他。
 
 
 
「怎麼樣怎麼樣啦!在新朋友面前這樣噓我,我很沒面子耶!」小強大聲嚷嚷,不過沒人理他。
 
 
 
羅倫斯笑笑的指著夜精靈說:「她是歡柔,能坦又能補的德魯依;這位是弓法神準的餘慶,他個性比較內向,話不多,你別見怪。至於她..揚冰,是我在路上認識的術士。」
 
 
 
「喔~~老大,你很危險耶!我都不知道你偏愛幼齒少男。」小強口無遮欄的,曖昧的對羅倫斯擠眉弄眼。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