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冰沒有回答,然而她也知道,羅倫斯的看法正確。光靠她一個人,還是等級未到的人,沒辦法完成賈斯汀的難題。


 


但心裡知道,卻固執的不肯點頭。她不能靠他太近,她想離他遠遠的。否則千辛萬苦築起的心牆,終有一天會崩塌在溫暖的眸子裡。


 


「你考慮看看好嗎?我們會住在旅店,只要改變心意,捎個信,或者密我都可以。」羅倫斯輕聲說,手是那樣自然的拂過她額前瀏海,「等你有空,讓我知道,我們再聚聚,嗯?」


 


揚冰本來側著臉,當他輕觸她臉頰,她驚嚇的躲開了,然後那雙溫暖的雙眼又出現挫敗和憂愁。


 


「我會的,如果我改變主意。」匆匆拋下這句,她逃也似的,奔出他的視線。


 


這一切,都教身旁的虛無行者看去了。牠呼嚕呼嚕的說:「你為什麼要逃,只有弱者才會逃跑。」


揚冰心裡很亂,根本不想搭理牠,只是冷冷的回:「別忘了誰是主人。」


 


「那麼就展現主人的樣子。我侍奉的主人,不該夾著尾巴逃跑。」虛無行者不滿。


揚冰沈默了。她的確是的,她是夾著尾巴逃跑。因為她怕,她擔心意志不夠堅強,沒有昂諾姆在身邊,每次遇到挫折,她總會懷疑是否有能力報仇。


 


她知道要慢慢來,但她就是遏止不了急躁,遏止不了夜夜折磨她的惡夢裡,情人捅了她以後,那個賤人刺耳的笑聲。


 


就在這樣混亂的思緒下,她帶著虛無行者重新來到魚人聚集地,花上一個下午和晚上,再一次經歷生死交關的過程,終於在最後一次,被魚人追打的傷痕累累之後,她屈服了。


 


全身是傷,拖著身體回到旅店,大廳空無一人,但吧台那邊,和酒保坐在一起談笑的人,一看見她,就起身迎來。


 


她沒有抗拒,甚至是被羅倫斯摟著坐進椅子,任由他幫她止血、綁繃帶。


她心裡衡量,她是要冒著愛上他的風險,還是得因為失敗,讓賈斯汀有理由不教她,放棄對力量的渴盼?


 


不!她不能放棄,她這條命是為了復仇而活,要她放棄,除非她死!


 


既然如此,她只能妥協。於是她說:「我加入。」


羅倫斯驚喜交加,咧開嘴,笑得很開心,「太好了!」


 


**


 


隔天一早,小強見到她,開心的手舞足蹈;歡柔打了招呼,就坐下用餐,至於餘慶,雖然望著她,但目光飄向落在身後的酒保,並且朝那個方向重重點頭,讓揚冰搞不清楚,他到底在招呼酒保,還是她。


 


而最開心的,就屬羅倫斯了。一個早上,他眉開眼笑的。總是看著揚冰,笑容就這樣流露。


 


這讓揚冰很窘,因為他這麼做的時候,其他三人會不約而同望向她,心照不宣的看著彼此。


 


儘管揚冰表現得很冷淡,對於羅倫斯的問話,總是用是或不是或點頭回答,他仍舊一副開懷的樣子。


 


等大家用完餐,羅倫斯堅持請客,到櫃檯結帳。小強靠過來說:「你能來太好了,老大真的很開心。我很少看他這樣,一整個早上不停傻笑。」


 


揚冰皺眉,「你誤會了,他笑不是因為我。」


 


「啊哈!」小強用肩膀頂了她一下,差點把她撞飛出去。「不用擔心啦,我知道你們的事是祕密,不會說出去的。」


「我們真的不是-」


「好啦好啦,就算我是大嘴巴,也會幫你們保密。所以..打個商量,做顆糖來吃吃吧。」小強朝她擠眉弄眼,一臉垂涎。


 


揚冰懶得跟他說還沒學到,轉頭就走。


「喂~~怎樣怎樣啦,只是顆糖,消耗個靈魂碎片就有了,沒有這麼小氣的吧~~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