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仔說:別出心裁的結局,很棒的作家,推薦給大家。 :)

 

.......................................................................................................................................................................

本篇文章引用自此

浪子的心情  by H

 

「喂,出來見個面吧…想找妳聊聊……」
「好呀,我也有事情找你…」


掛掉了大衛的電話之後,我還是納悶,為什麼這麼心有靈犀的兩個人,這十幾年來,就是不會在一起呢?



我心裡正有事想要找他的時候,他總是電話就殺到,每次兩個人聊天,總是話題會一致,接的話也會相同,我不想過度美化我們兩人的契合,只不過,我還真是沒有遇過別人和我有這樣的情況發生。

 

 


但,大衛卻是個浪子。

 



從大學開始,就是個不可思議的浪子。從我周圍的好朋友Jane,Ammy,Ann,一直到我的直屬學妹,May,甚至後來我的小學好朋友,國中好朋友,高中好朋友,每一個不是和大衛上過床,就是和他在半年之內交往過。

 



幾乎沒有例外的……

 


我不停的接到我身邊的這些女友打來哭訴,抱怨,痛罵大衛的電話,但是我心裡面想的卻是,什麼時候,這樣的關係,會輪到我身上…

 


是的,我喜歡大衛,從大一他上台自我介紹開始,我就喜歡了,而我相信,這十幾年來他身邊的女人,沒有一個比我還要了解他。

 


因為我們兩個真真正正是好朋友。

 


只不過,他就是個浪子。

 



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大衛他從來不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因為他從來沒有皺過眉頭,就算是四五年前,他母親過世時,他見到我的第一句話也是瀟灑的令我心動。

 


「結束了,老媽苦難的一生總算結束,接下來就可以好好睡覺啦…」大衛是微笑著說這句話的。


而整個法事,從頭到尾,大衛都是面帶笑容,沒有紅過半次眼眶。

 


所以我說,他是個浪子,不會為任何事情羈絆,甚至停留。

 


在居酒屋見面,也很符合他的風格。

 


「怎麼樣,看是誰先說,先講好,不然每次講的話題都一樣,又變成在搶話了…」大衛笑著說。

 

的確,說是心有靈犀,但實際狀況就會變成兩人講的話一樣,互相搶了起來。

 

「我先講啦,這次的話題,我不相信你又會和我一樣了…」我說。

 

大衛做出「請」的手勢,似乎不以為然。

「我其實很想問你呀,為什麼,我們認識這麼多年…我是說…我和你這麼熟,難道你…我是說假設啦…你…都沒有想過要和我在一起看看嗎?」我說的很生硬。

 

大衛的微笑,稍微的停止,似乎有點若有所思。

 

「看吧,我就說,這次你不可能猜到我想和你說什麼吧…我是說,你和我身邊的那麼多好朋友……上床…交往,怎麼…就…對我完全沒有過那種念頭呢……」

 

大衛忽然大笑。

「哈哈,草莓,妳真的很厲害,妳怎麼知道我今天想要和你聊這個呢?」

 

我眼睛不禁瞪大。

 

「我呀…因為不確定誰才是最後的人…或者應該說,我早就知道誰才是最後的人……」

 

我一臉狐疑,甚至覺得大衛的話,有點文不對題。

 


「…只要交往……或是上床…就只會有兩種結果…一種叫做結婚,一種叫做分手…大部分的對象,我都可以接受和他們分手,因此我會毫無忌諱的和他們上床,但是,有種人,我一輩子都不想和他們分手,因此…我不能輕易決定和這種人交往…」

 


大衛的眼睛,一直看著我的雙眼,而我,似懂,非懂……

 


「當我決定要和這種人交往的時候…我希望,可以結婚……」大衛說這句話的時候,我看得出,那是認真的。

 

「妳…就是這種朋友……」大衛收起了笑容,認真到讓我懷疑,這番話是每個和他交往的女人,上床前所收到的咒語。

 


我摸著桌上的玻璃杯,用手指輕輕的畫著杯緣,不知怎地,我竟然有點說不出話來……

 


「這是…你今天要和我說的事……??」我問。

 


「對……上禮拜結束掉那段關係後,我就覺得…時間到了…」大衛依舊微笑著,我想,他應該認為我們兩人想這事情的時間點這麼巧合,結果會如他所預期吧。

 


「…大衛…我今天…其實不只要講這個……」我邊說著話,一邊從我的包包中拿出了上個月我和未婚夫挑的紅色喜帖,放在了桌上。

 


「………我…下個月結婚……」我不敢看大衛,我的眼睛,只敢盯著那張紅色的喜帖。只不過,在接下來的一分鐘內,我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我沒有抬頭,大衛沒有說話……


而我一直緊盯著的紅色信封上,忽然,出現了幾滴小水珠暈開,褪色的痕跡……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