畔鎮的任務有好幾個,多到日誌放不下。然而只有一天時間,揚冰就見識到羅倫斯的組織能力和親友團的偉大。

 

 

 

他們輕輕鬆鬆上路,繞了赤脊山一圈,沒花費多少時間,就解決不下十幾個任務。為了不讓成員太累,中途還在小山丘享用餘慶準備的美食。

 

 

 

這根本不是打打殺殺的任務行動,看著一行四個人,有說有笑的,大啖食物和飲料,揚冰懷疑,其他四個人根本是來野餐的。

 

 

 

吃完飯後,他們順路解決一個任務,原本這樣的快速讓揚冰以為,可以在天黑之前將所有任務完成,當很少說話的歡柔,邀她晚上一起到村子裡的慶典遊玩,揚冰驚愕之餘,脫口婉拒:

 

 

 

「不了,等任務一完成,我就得上路。」

 

 

 

當時羅倫斯扭頭看她一眼,她覺得莫名奇妙,但沒想太多,這之後,羅倫斯頻頻在指揮上出錯,嚴重的程度就連遲鈍的小強都發現了,直嚷著:「老大!你吃錯藥了喔,怎麼會被那種嫩咖傷到手!」

 

 

 

羅倫斯尷尬笑笑,讓歡柔為他治療。

 

 

 

「抱歉,我可能太累了,有點不能專心。」他說著,滿臉歉意。沒有人發現,他說這話時多麼不自然,尤其他講話時,瞄了揚冰好幾眼。

 

 

 

「沒關係啦,反正只剩下幾個任務,不如我們先回湖畔鎮吧!怎樣,可以吧?」小強熱切的詢問其他人。

 

 

 

歡柔若有所思的看著羅倫斯,倒是一向安靜的餘慶,突然說:「你只是想泡妹。」

 

 

 

被說中心思,小強紅透了臉:「怎…怎樣怎樣啦!我是正常男人,想泡妹有什麼不對!」

 

 

 

羅倫斯忙著躲避揚冰指控的眼神,歡柔忙著想心事,餘慶背著弓箭就往湖畔鎮走,沒人有空理他。

 

 

 

回去湖畔鎮的路上,小強還在吵。餘慶走在最前面,再來是羅倫斯和歡柔,揚冰則在他們身後幾步遠。

 

 

 

「你清楚這樣做的後果嗎?」

 

揚冰隱約聽見歡柔輕聲說,她或許以為聲量小到沒人發現,但自從得到黑暗的力量,揚冰五官的感覺愈來愈敏銳,幾乎是毫不費力的,就聽清楚歡柔的話。

 

羅倫斯沈默許久才說:「我不想違背自己的心意。」

 

「那麼就守護她,否則你日後失去的,不只是一隻眼睛。」風聲帶來歡柔的警告。

 

 

 

揚冰知道他們在談論自己,但她不明白歡柔為什麼這麼擔心她的安危,然而那對她來說,一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羅倫斯今天的行徑,開始讓她思索,是不是該獨自完成剩下的任務。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