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彭蕙仙的部落格

 

 就嫁了吧!

 

 

 

 

 

 從一開始,他們就知道彼此的未來「應該」要指向何處。

 

 

 

他們是先有目的再認識的「相親一族」,包括他們自己在內,所有的人都有共識,浪漫的戀愛不是他們所應該期待的,所謂的「先友後婚」,過程只是一種確認的程序,驗貨──她不免這樣想──她和他互相熟稔的過程真有點像是驗貨。

 

 

 

  介紹人事前就已經把他們的學經歷背景做了詳細的說明,他們是先認可了這些「客觀」的標準後才同意見面的;第一次見面後,兩人感覺介紹人「似乎沒有太多誇張」,既然沒有不實廣告,他們當下決定,繼續走下去吧。

 

 

 

 這段交往,周圍的人似乎比他們還緊張。她爸媽就不斷詢問他們交往的進度,大有「差不多的話就可以決定了吧」的味道;身邊的姐妹淘們也常開玩笑「就快請我們喝喜酒了吧。」而他的許多言語和行為也早已認定「反正我們是要結婚的嘛」所有的人、一切的氣氛,彷彿都認為事已成局,都在提醒她,別挑了,別像那個撿石頭的小女孩,一路舉棋不定,到了路的盡頭才知錯過了什麼。

 

 

 

從各種客觀形勢看來,他,的確算是個不錯的「對象」吧。所謂不錯,她知道指的是什麼:外型可以,工作可以,收入可以,年齡可以,家庭背景可以,個性可以。然而,人們並不知道的是:他們第一次單獨約會的時候,他就問她工作了這麼些年後,「妳有多少存款? 」當然,他並不是想跟她借錢,只是他表明不想也不能娶一個沒有能力照顧自己的女人,「妳知道,我們年齡都不小了,誰都不會想要找一個會帶來負擔和麻煩的人。」

 

 

 

 她承認他說的沒錯,他們早過了被浪漫沖昏頭的年齡了,找結婚對象時,會考慮得比較多的。

 

 

 

 第二次約會,他問起她的家族病史,「有沒有誰誰誰是高壓、糖尿病」諸如此類。他說,這些病是會遺傳的,不能不小心。那次約會,他們還從上一次的SARS 隔離問題,談到了這次的 H1N1;他斬釘截鐵說,健康很重要,如果另一半被診斷出確定有 SARSH1N1,他可能會要求離婚,或者至少分居;而如果是他自己染了 H1N1,伴侶做此決定他也能理解,「這沒什麼,人總是得保護自己。」說罷他還語帶小心地問:「妳沒事吧?!」她心想,或許下次碰面時,他會要求她先量體溫。

 

 

 

 說不上來他哪裡不好,但就是覺得他和自己「不是一國的」。說來,他和她非親非故,也沒有什麼深厚的感情基礎,很多事情用比較實際甚至現實的觀點來評估,似乎理所當然,但是,她卻害怕,後半生,還長吶,難道真的要和一個拿著算盤和放大鏡的人一起過日子?

 

 

 

 他的理性,他的細膩,他的涇渭分明,他的條理分明,都令她害怕,她直覺這不是一個可以一起走下去的人。她不能和他一起天高地厚、無所顧忌的狂飆,也不可能和他無所為而為的開懷大笑。不,不會的。

 

 

 

她相信,嫁給他,他們的人生很安全,會很井然有序,會住在一個不錯的房子裡,會有一部像 Lexus 的車子,甚至,會有兩個可愛的孩子(她還可以生的,才三十五歲嘛)但是,他不會在她懷孕到二十八周的時候告訴她:「上班太累了,妳辭職吧。」不會在孩子出生之後她的加班之夜告訴她:「放心,我會提早回家,孩子就交給我。」他不是這樣的男人,她知道。

 

 

 

我要嫁給這樣一個稱頭的男人幹嘛?我要這樣的婚姻幹嘛?難道我的人生應該擔心嫁不出去遠大於擔心失去自由自在的可能?難道我寧願擔心石頭愈撿愈小而不擔心可能在自己的人生路上放了一顆石頭?她的心緒亂了起來。

 

 

 

 一方面,周圍的人總是嚇她「過了這村沒那店」,幾歲了,還猶豫什麼?對方一切正常已屬難得;一方面,她也曾想過,就把對方當作生活上的一個伴吧,不圖心靈互動,也不奢求他會對她多好,只要回到家有這麼個人在就好;人總是怕寂寞的,一起相偎取暖而已,不要想太多,要求低一點,這後半輩子就這麼將就了吧。

 

 

 

 是這樣嗎?!

**

豆仔說:

可惡的痞客邦,修文修到一整個幹!

好吧,都是你害的!害我把不愛說的字都打出來了,看你怎麼賠我!(暴走中~)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