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邊角角藝文論壇╱陳彧馨

如果您如同我一般,在安安靜靜的L'Arbresle小鎮走過一輪,又在悄無人聲的拉托雷修道院待過一日夜,必然有一如我的錯覺,以為本地人都很安靜。畢竟,初到此地時碰上的機車騎士,雖然很有心來回幾趟做特技表演以方便我取景,卻也沒停下車來聊個一句半句;畢竟,同在一間修道院吃早餐的建築工人,在見到我這全場唯一女性時,雖然也是個個特意朝我略掀帽致意,但可沒半個開口說聲:「Bonjour。」

 

 

在本地碰到的人不多,但老實說,還真認為這裡的法國鄉紳迥異於性喜吹噓的巴黎客,都是本本份份少言可親的古意人。

 

 

這,還真是大錯特錯。

 

 

從修道院走回小車站的時光,L'Arbresle照舊不見人煙,由於熟門熟路,沒費什麼功夫就回到車站,等著回里昂的火車。時間抓得剛好,火車約莫五分鐘後到。然而五分鐘過去,又一個五分鐘,再一個五分鐘,車,始終沒來。「該不會是錯過了吧?」我與希波對望一眼,決意去問車站唯一的工作人員。

 

 

原本不見人影的小售票窗口,此時排了三個人。大概問的事情麻煩些,第一位老先生來來回跟票務人員說了一會子話,兩人都笑咪咪,慢斯條理。我稍稍望了錶,講完大約五分鐘。第二位是個看來頗像上班婦女的小姐,俐落精明,買票速度也快,不過票拿了卻沒離開,扯起嗓子哇啦哇啦地跟票務人員聊開。這一來,我們又等了五分鐘。第三個是年輕人,照說應該可以快速解決吧?可不,票務先生不知說了什麼,買票的年輕男子居然從背包抽出海報筒,再從海報筒裏抽出張五彩斑斕的水彩畫作!兩個人就著那張畫討論起來。這……簡直不可思議嘛!

 

 

等到搞清楚原來小火車站正在做翻修準備,許多班次火車停駛而轉坐上接駁的替代公車時,我與希波忍不住討論起小火車站詭異事件。希波說:「大概地方小,大家都認識吧?」也許,大概到里昂就兩回事了。

 

 

從L'Arbresle到里昂的替代公車很舒適,大型冷氣巴士,新穎現代。由於替代鐵路,所以我的歐鐵券也可免費使用。公車每五分鐘停下一次接乘客,乘客大多前往里昂。每次停下車來,帶著太陽眼鏡很酷的大塊頭女司機就要嚷嚷一番:「你家的桃樂絲還是這麼可愛?」「是啊,乖,桃樂絲回去吧。」這是對著一個老婦人說的,老婦人手挽一籃毛線,顫巍巍地上車。桃樂絲是老婦人養的黑溜溜捲毛長耳獵犬,乖乖送老婦人上公車,再目送車遠走。

 

 

「你今天怎麼沒上學?」「我感冒,要進城看醫生。」這是女司機與歪戴著帽的青少年對話,少年邊說邊指著自己紅通通的鼻子。

 

 

「喔拉拉,這裙子好看唷!」「我自己也很喜歡呢。」被稱讚好看的小姐不誇張,真的就站在投錢口轉了半個圈,對全車(?)展示她的毛料斜織大圓裙。

 

 

女司機似乎每個人都認識,即便對不認識的我們,也喔拉拉地開口講了一堆。

 

 

里昂是大城,照說不會有這樣小鎮風情。結果在里昂搭地面電車時,交錯而過的電車司機會刻意放慢車速,隔著窗用吼的聊兩句;巴士司機更是,凡碰上紅燈就是聊天時間,開車時半點不寂寞。

 

 

這都還不算什麼,當我和希波累趴趴又餓得發昏,直接殺進超市用餐時,眼前的行動劇才真叫人吃驚。

 

 

我們趴坐在朝街的大落地窗口,累壞地啃著實在不好吃的壽司捲(大點的法國超市都買得到),一個衣著乾淨但肯定是流浪漢的先生隔著窗朝我們點點頭,然後開始跟路上的隨便什麼人搭訕。

 

 

「小姐,你真漂亮,晚上一起吃飯吧?可是我沒錢欸,可以先借我點好請你嗎?」「我不能給你錢啦,我也很窮的啊,這樣,我有巧克力,一起吃?」漂亮小姐真從包包裡掏出一大袋M&M巧克力,由得流浪漢先生抓一大把,自己也跟著陪吃兩顆,說上幾句才走。

 

 

「好心的先生你看起來就是很有前途的樣子,我連酒都喝不上一口唷,同情同情我吧?」「別開玩笑了哪有這個錢給你!」「哪香菸有吧?」「有有有。」學生模樣的年輕人掏了煙出來,幫流浪漢先生點好煙,並不立刻走,又站上講了好一會子話,末了拍拍流浪漢先生的肩膀算是珍重再見,才又急匆匆走人。

 

 

隔著玻璃當然不真的聽到對白,不過表情看起來大約就是這樣。我和希波看得目瞪口呆,早停止吃喝。接著流浪漢先生拉住西裝筆挺看來氣派的紳士,我們偷偷替他捏了一把冷汗,「這下要踢鐵板了吧?」

 

 

沒欸!西服先生真的停下來背對著我們同流浪漢先生聊了好久的話,然後塞給流浪漢先生一點零錢和手中的報紙!隔著落地玻璃,我看著流浪漢先生大約站累,一屁股盤腿坐在地上,一面抽菸看報,一面吃著巧克力球,然後大聲隔著小馬路向對街的賣藝者說些什麼。

 

 

「我覺得在這裡,流浪漢應該也是不錯的職業。」希波簡直呆掉地盯著坐在眼前的流浪漢先生,大約正在思索自己念的辛辛苦苦的博士學位價值何在吧。

 

 

就這樣,里昂之行持續在旁人聊不完的天當中渡過,對於勉強可以說是寡言的我與希波而言,很是稀奇。

 

 

「查票員來了!」在終於要離開里昂的火車上,查票員進入車廂,為了怕耽誤查票時間,我急忙翻找車票。「我看你慢慢來吧。」希波涼涼地說。我抬眼看,可不是嗎?查票先生正一個個聊起天來了啊!

 

 

拿著車票不耐煩地等待。欸!是有沒有這麼愛說話的嘛!

(陳彧馨/紅蜻蜓‧邊邊角角藝文論壇成員)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