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用自:【靈魂自由而意識雙重】

媽的,電話不接,我就知道有鬼。」憤然將手機摔進包包內,
一想到上禮拜跟少華到三井吃日式料理時,
他接到一通電話後便神祕的別過頭,摀嘴悄聲答話。


餐廳再吵我還是聽清楚了他掛電話前最後一句,『OK,下星期三見。』




當下我不動聲色的夾起赤貝生魚片,輕輕沾了些許芥末,
心裡卻感到氣憤又莫名刺激,終於有一天我要親手揭開這張底牌。


偏偏前天少華約我這禮拜三到他家吃晚餐,我心想如果不是他想攤牌,
就是白天做賊心虛,想用一頓晚餐打發我。


放屁!我一向都以自己的第六感為豪,公司裡的年輕妹妹常常哭哭啼啼向我求救,
大夥甚至還幫我封了「抓猴女王」這個稱號。
就算要攤牌,怎麼可能要我當最後一個被告知出局的人,我絕對會先讓他難堪。


「游少華,你死定了。」我抓起皮包裡的備份鑰匙,
直接走過他家大樓的警衛室,三步併做兩步的快跑上樓。


插入備份鑰匙後一轉,我側身用力撞開門,當場被我抓到最好,
就算不能當場抓到,他家一定會留下什麼來不及消滅的蛛絲馬跡。


門一推開,就看見少華的西裝外套批在椅背上,以及浴室傳來淅瀝瀝的水聲。
『哼,很好!果然今天沒上班。』


我快速的繞了客廳、廚房、臥室一圈,完全沒有任何外人在家的跡象,
不死心的拿起他電腦桌上的手機順便將電腦開機,
果然還沒進到XP桌面,我就在手機裡找到證據了。


「媽的,畜生。」我咒罵了一句,內心那股怒火此刻燃燒到最高點。


他的手機是靜音模式,十幾通未接都是我的來電,
更讓我火大的,是螢幕裡顯示我號碼的儲存名稱︰


【不要接】


「王.八.蛋!」我立刻衝到廚房拿出沙拉油,一轉開瓶蓋就往地上牆壁潑,
用沙拉油比用油漆還狠,你就拖地拖到哭吧!


一路倒回他的臥室內,還將最後半瓶索性倒在他的電腦、床鋪,以及衣櫃裡的每一件衣服。


意猶未盡的我接著倒光了他廚房裡的醬油、香油、苦茶油和洗碗精。
當然是潑在他家電視、冷氣機,還有他新買不久的環繞音響。


最後我拿出掃把,模仿大聯盟打者的姿勢,狠狠地,朝他家傳的蟠龍花瓶瞄準,揮棒。


「框瑯!」我得意的笑了。


浴室裡的水聲瞬間停了,門急急忙忙被轉開,
包著浴巾的他在開了門之後,還來不及訝異我的出現,已經被屋內景象嚇傻。


「游–少–華,你覺得你瞞的了我嗎?」我拿起他的手機,示意我全都知道了。


『妳瘋了嗎?』他望著我手中的掃把和碎了一地的花瓶,怒吼。


此時手機螢幕亮了,是一封剛接收的簡訊自動展開。


《哥,謝謝你剛借我手機,不過我怕誤接到大嫂電話破壞你的求婚,
 所以我改了名稱,你記得改回來,
 快準備你愛的晚餐吧,晚點我就載爸媽過去跟你會合!》


「完了,沙拉油怎麼洗?」我忽然全身無力、頹廢的癱軟在地。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