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報╱乳拓奇
2010.02.26 05:32 am
 

阿志決定要休學去當兵的消息很快在宿舍裡傳開,但同寢室的我和老頭卻沒有什麼表示。只見房間裡的阿志默默收拾著行李,我躺在床上看漫畫,老頭則盯著電腦螢幕抽悶菸,沉默流淌在我們之間。

 

其實沒什麼好生氣的,只是這個消息居然不是阿志親口告訴我們,讓人很不能接受。

 

 

老頭藉故買菸走出寢室,好了,這下更僵了,我索性用漫畫蓋住臉裝睡。阿志接到家人的電話,似乎在確認搬家的細節。

 

 

明天就要走了呀,我心裡開始思考著如果就這樣睡著,明天醒來就少了一個朋友,而且幾乎是最要好的死黨。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點難過,如果就這樣跟阿志分離,我應該會後悔一輩子吧。

 

 

正當我準備打破沉默的那一刻,老頭拿著兩手啤酒走進房間。

 

 

好樣的,不愧是班上唯一當過兵的男生。

 

幾杯黃湯下肚後,男人間的革命情感很快的燃燒起來,阿志也緩緩講出他決定休學的理由。

  

 

對未來感到迷惘誰不會呢,大學教育又不是義務教育,再爛的系所也可以教出優秀的學生啊。經過一番激辯之後,雖然很捨不得阿志,但我和老頭還是尊重阿志的決定,三人將剩下的啤酒一飲而盡。

 

 

忘了是誰提議的,我們偷偷跑到深夜的系館,三個男生在門口排排站,默默將經過消化的啤酒釋放出來。

 

 

「唉,好像有一種贏了的感覺耶!」阿志有點不著邊際的吐出這句話,我和老頭不約而同笑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