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回去送了奶奶一程。雖然不該這麼說,但說真的,法事之後,我整個人都快散了。到後來,只是用意志力撐著。

                          

看看身旁比我年長的叔叔伯伯老爸老媽,我也真不好意思說,自己快跪或站不住了。(遮臉)

                               

到了最後一天,風雨交加。剛好踫上時辰沒算好,雨下得很冷,雨也刮得急,大夥齊齊站在風雨中發抖…

                            

有人站在小丘上,有人站在馬路邊,不管站哪,都抖得像風中落葉。

 

這時我突然冒出很大不敬的想法:這樣的法事是在悼慰死者還是折磨活人?(啊啊啊!奶奶~~原諒我這樣口無遮欄!這麼愛胡思亂想的腦袋長在我脖子上,我是千百個不願意也不是故意的啊啊啊~~~)

                             

結果在我一邊維持臉皮正經嚴肅,腦袋裡淨轉著這些阿里阿雜的念頭,法事結束了。

                               

返回奶奶家時,雨突然不下了。反正這雨就是故意下來淋我們的就是了!呿! =_="

                         

因為那幾天每天的睡眠時間只有四、五個小時,睡眠不足我很容易暴躁,還會為了小事覺得傷感發愁,結果回到台北,整個人好空,有種不踏實的感覺。

                  

突然就覺得,生命,真是無常。好好健康的一個人,雖說年紀大了,但說走就走,真的讓人悲傷。然後又覺得,想做什麼事,真的要趁早,別要等到健康成問題,再來懊悔追憶。

                                   

而活到現在,回顧以往歲月,我唯一的遺憾也不過是一件微小的事,或許是不能實現了,即使心裡仍存抱希望,但問題出在自己身上,這種事真的沒辦法靠努力實現…

 

即便奢求若此,我也知道有些事無法強求,至於勉強得來的,老實說我也不稀罕。

                                

呵呵,沒辦法,我就是這樣彆扭又矛盾的人。我不想的,但總會變成這樣,所以也無所謂了,至少我的遺憾不至於多,僅僅只是難以實現又微不足道,偶爾想起,總讓我忍不住想嘆氣罷了。

                                          

唉呀,真不乖,說著說著就傷感起來,這毛病,還真的改不了。

 

就寫到這裡,祝大家好眠。:p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