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什麼?」小強睜大眼睛,在羅倫斯和揚冰之間來回逡巡。


「沒..沒什麼。」羅倫斯紅了臉,不自在的咳了好幾聲。


 


「哎唷,老大!這沒什麼啦,我們是什麼交情,沒人會因為你喜歡小男生而唾棄你的,你們說是不是?」小強猛力拍打羅倫斯的背,朝其他人看過去。


歡柔不關己事的聳肩,餘慶本來在聽他們說話,連忙低頭瞪著眼前的食物,彷彿餐點突然冒出蟲蛆。


 


「喂,怎樣啦,你們很不夠義氣耶~。」小強嚷嚷。


揚冰發現,怎樣啦是小強的愛用語,沒說幾句話,他就開始用怎樣怎樣啦煩別人。大半時候,她是靜默的。雖然沒有刻意觀察,她仍舊發現,羅倫斯人緣很好。


 


用餐時刻,不停有人過來打招呼,他總是溫和又帶著一絲熱情的回應。十足的紳士風範,明顯不該出現在強調男子氣概的戰士身上。


 


紳士和戰士,根本是矛盾的組合。還有他對待別人的方式,揚冰原以為他對每個人都是親切,不吝於展現溫柔體貼。然而並不。他和別人的相處總帶著距離,對她卻又顯現一種不帶威脅的霸道。


 


例如用完餐,趁著他和朋友低聲交談,她一一向歡柔、餘慶、小強道別,轉身想走,手腕卻被握住。力道很輕,她卻無法掙開。


 


「我有話想說,等我一下。」他傾身向前,在她耳邊耳語。


那低沉又富磁性的嗓音,讓揚冰埋葬的情愫掀起波瀾,她震驚,不信,猛力掙扎。「放手!我有急事!」


 


那雙褐色眼眸轉向她,彷彿看穿她的謊言,又不忍戳破。


「抱歉,可以給我五分鐘嗎?」羅倫斯向朋友說道,一等那人同意,立刻領著揚冰走出旅店。


 


揚冰當然不是自願跟隨,但她了解他,知道不跟他走的下場,很可能得在眾人面前丟臉,被他扛著走出旅店。她不想讓自己曝露在那樣的尷尬中,所以選擇安靜走出去。


 


「有事快說。」一出旅店,她迫不及待擺脫他,站得遠遠的。


羅倫斯眼底的受傷神色,讓揚冰別開了臉。傷了他的心又怎樣?揚冰氣憤自己一時的懦弱,硬是將眼睛拉回他身上。而那雙滿載溫暖的褐色眸子蒙上愁緒,令她不愉快,令她想轉身就走。


 


「既然沒事,我先走了。」她不想再待下去,他的情緒與她何干,她為什麼得因為他的苦惱費神,又為什麼得因為傷了他而愧疚。


 


羅倫斯連忙拉住她,「你討厭我嗎?」


討厭嗎?揚冰自問。當他固執己見的時候,她惱火;當他溫暖的看著她時,她又想逃。但是,討厭嗎?


 


「不-」才說出口,揚冰就後悔了。


尤其看到羅倫斯臉上的光采如烏雲散開般顯現,那樣毫不保留的展現他的暢快,她心底的警訊立刻響起。她認得這種眼神,那樣的傻氣,總是為了小事情開懷,在她陷入熱戀時,她總在自己臉上看到那樣的愉悅。


 


「我得走了。」她慌亂,差點一頭撞上其他路人。羅倫斯敏捷的抱起她,她幾乎失聲叫出來,但是那樣的呼喊卻在兩人肌膚相觸時變成瘋狂的悸動。


 


揚冰發現不知何時,兩人已經身處在房子與房子之間的縫隙。她背靠在牆壁,羅倫斯貼在她身前,緊緊的。


 


「我有事..該..該走了。」她覺得難堪,感到害怕,不是因為羅倫斯將她抱得死緊,而是自己動搖的心志。


「我什麼時候可以再見到你。」他問。


 


揚冰抬起頭,回神後大聲說:「不!我不想再見到你!」


「你不想嗎?為什麼,你剛才說不討厭我的。」


揚冰想駁斥,又在他受傷的眼神下軟弱。「是沒錯--我的..我必須在一星期完成湖畔鎮任務,我很忙,沒空的。也許,哪一天,我不知道..」


 


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解釋這麼多,她明明可以轉身就走,為什麼、為什麼?


聽完她的話,羅倫斯驚訝的張大嘴巴。「你說你要解完所有湖畔鎮任務,一星期?一個人?」


「對。」


「為什麼要這麼趕?」羅倫斯不解。而且依她的等級,要達成根本不可能。


「不為什麼。」揚冰不想解釋賈斯汀的要求,也不想說明她跟賈斯汀的關係。


 


羅倫斯沈默了會,重新笑開來。「好,我知道了,女士有不說的權利。不過你務必加入我們的小隊,我正好要帶歡柔、小強過湖畔鎮的任務。」


「不需要-」她的抗議被羅倫斯截斷。


「你需要的,如果你想在一星期解完任務,就得試著依賴別人的力量。」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