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偉哉坦羅斯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坦羅斯以哀怨的眼神望著他。主坦嘆了口氣,非常忍耐的開口:「有話就直說吧。」
 
 
 
不知道是愛情會使人變笨,還是只有坦羅斯倒楣中鏢。總之聽到後來,主坦被他斷斷續續又不連貫的煩惱搞到頭昏腦脹。最後還是仗著超人的理解力,才把坦羅斯的問題拼湊起來。
 
 
 
但是那問題聽在主坦耳中,簡直跟熊在天上游泳一樣可笑。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隔天,坦羅斯依照主坦建議,向紅豔坦承他的「錯誤」。並再三保證以後絕
不干涉她的事。紅豔對他一百八十度的轉變,滿臉疑惑不解,只能楞楞的回:
「喔..是嗎。」
 
 
 
「那麼你原諒我了?不會再跟我冷戰了?」坦羅斯期盼的問。
 
 
 
紅豔想了想,既然他有心認錯,也承諾不再管她的事,倘若再不理他,未免太小
心眼。於是她緩緩點了頭。
 
 
 
「太好了!」坦羅斯歡呼一聲,拉紅豔起身,將她抱個滿懷。
 
「喂──你做什麼你,快放手!」紅豔虛弱的抗議淹沒在隊友爆出的歡呼中。
 
更有許多人眼角泛淚,低頭表示:「我們終於不必再忍受丁丁坦了。」
 
 
 
坦羅斯恢復正常,再度變成隊友熟識,時而幽默又和藹可親的副坦。但經過這件
震撼教育,這位完美的副坦多了一個後遺症。他常常會在休息時陷入沈思,有時
甚至思考到旁人跟他說話也充耳不聞。
 
 
 
而且他最常做的事就是看著紅豔的臉,整個人就神遊到外太空去了。隊友們見
了,只是會意一笑,豎起食指說:「噓,心照不宣心照不宣~」
 
 
 
然而紅豔這個當事人,常常被坦羅斯不加掩飾的眼神搞得很窘。
 
「你別這樣好不好?!」她終於受不了,發出怒吼。
 
坦羅斯被她吼得莫名奇妙,「我怎麼了?」
 
「你一直盯著我看..這、這讓我很尷尬..也會造成別人誤解。」
 
「誤解什麼?」坦羅斯更迷惑了。
 
「你是真不懂還是裝傻?」紅豔問,見坦羅斯真的不解,才支支吾吾解釋:「很
多人私下跑來恭喜我..說很羨慕我..什麼未、未婚夫這麼愛我,還常常用含
情脈脈的眼神望著我..你之前不也答應我,一找到機會,會向我爸爸提出解除
婚約!所以別那樣看我了。」
 
 
 
紅豔說完就走,坦羅斯一楞一楞的,心底的煩惱更甚。他瘋了嗎,沒事幹嘛答應
她要解除婚約?
 
 
 
而且他最近一直盯著她看,只是在思考一個複雜的問題。繼主坦告訴他,他愛上
紅豔之後,他一直在想,從小到大戀情沒斷過,怎麼連自己愛上別人都沒感覺到?
 
 
 
回想起過去的戀情,每一件都是成群的女人向他告白,他從中挑選喜歡的交往。
這些女人各有特色,有的可愛,有的學識豐富,更有些才貌兼具的美女。至於愛
不愛她們?坦羅斯說不出所以然。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和同為貴族身份的莉兒交往。在一起的經過很愉快,交往數
個月,他意外撞見莉兒和男人抱在一起。那男人叫威爾,也是聖騎,在暴風城小
有名氣,人品、風評皆佳。於是他想,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莉兒和威爾互有好
感,可能礙於不想傷他的心,才沒提出分手,所以找了機會,跟莉兒協議分手,
並祝她和威爾幸福。
 
 
 
想不到莉兒卻大吼:「你這個笨蛋!我根本不在乎他!」淚流滿面的給他一巴掌,
轉身離開。
 
 
 
坦羅斯被打得莫名奇妙,為什麼當個君子要被女人呼巴掌?他真的不懂。
 
不過現在不是想往事的時候,他該怎麼辦才能讓紅豔忘記解除婚約的事,甚至愛
上他?
 
 
 
不,談愛情還太早,他應該先追求她才對啊──
 
 
 
坦羅斯的腦子突然當機,他記不起來以前怎麼追求女人。然後他再度想起一個悲
慘的事實,他從沒「追求」過女人,都是她們跑來告白的。
 
 
 
那麼一般人是怎麼追求女人的?
 
 
 
他想了想,想了又想,想到後來,經過他身旁的主坦差點嚇到,以為營地出現一
朵發霉的香菇。
 
 
 
「主坦...」坦羅斯臉色像鬼一樣憔悴,輕飄飄移到主坦身邊。
 
「你又想幹嘛?」主坦戒慎的看著他。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兩人爭論到最後,變成坦羅斯火大,紅豔更因為他企圖干涉她私事憤怒。後來一個怒氣沖沖進入帳篷,一個跑到食屍鬼聚集地,拿他們出氣。
 
 
 
對紅豔而言,坦羅斯是談得來的朋友,你或許不贊同朋友的想法或想做的事,但最起碼的尊重總該有,不能像他一般,專制的要她『不准』去!
 
 
 
「不准?不准!有沒有搞錯,難道他真以為我歸他管?連爸爸都不曾用這樣的口氣限制我,他憑什麼?!」火氣一沖上來,她也顧不得帳篷內還有一位女術士和女法,大聲控訴。
 
 
 
「原則上,你是他的未婚妻,當然歸他管。」已是人妻的女法微笑接口。
 
 
 
「而且被帥哥管有什麼不好,我還巴不得他來管我呢。」另位女術用豔羨的口吻補充。
 
 
 
紅豔直翻白眼。
 
 
 
為了這件事,坦羅斯幾乎每天都會在紅豔耳邊唸上三、四次,有時威脅,有時苦口婆心,甚至還把其他隊友抓來,口徑一致,就是要她放棄這個異想天開的計畫。
 
 
 
「我不是要你別張揚,你怎麼可以把我的祕密告訴其他人?!這是我『自己』的事,我有權利自己決定,輪不到你插手!」
 
 
 
紅豔把話講絕了,後來幾天甚至不肯跟坦羅斯說上一句話。坦羅斯原本以為她只是鬧鬧脾氣,沒多久又會回到以往打鬧的日子,然而不!紅豔這次似乎是鐵了心,不管他怎麼逗她,她就是滿臉憤慨的瞪著他,死也不開口。
 
 
 
情況愈來愈惡劣,坦羅斯也一天比一天暴躁,當隊友發覺不對勁的時候,他們隊上號稱人緣最好、脾氣最好、坦得完美無缺的副坦,瞬間變成每天臭著臉,隊友一出錯就破口大罵,打地下城每次都會很神奇的ADD其他怪的丁丁坦。
 
 
 
原本兩小時就能完成的地下城,被他們的丁丁坦搞成八小時,打完一場,活像在地獄走一遭,一出地下城,每個人臉上都掛著辛酸血淚。
 
 
 
最後還是主坦隊長怕繼續下去,隊友會受不了退隊,才把坦羅斯找出來開導。
 
 
 
「兄弟,我知道你愛她,擔心未婚妻安危。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除了交感神經鈍化的戰士,隊上的每個人-」
 
 
 
坦羅斯猛然打斷他,問:「等等,你剛說我什麼?」
 
 
 
「你愛她,關心她的安全?好啦好啦,隊上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你愛她,這不是我找你出來的重點,主要是這樣下去-」
 
 
 
坦羅斯出神的自言自語:「可是我只把她當朋友。」
 
 
 
主坦受不了的賞他爆栗:「你阿呆啊!朋友會做到這種程度嗎?何況我沒見過你為了朋友不跟你說話而變成暴龍。」
 
 
 
坦羅斯有點像被雷劈到,腦筋轉不過來,還楞楞的轉頭問:「是這樣嗎?你覺得我很愛她?」
 
 
 
這下主坦不只賞他爆栗,乾脆一腳踹向他。「你要我說幾次啊!你這個傢伙,你知不知道最近給我惹了多少麻煩?隊上的每個人都跑來抱怨你的事,還有人揚言要退隊!你要是再不恢復正常,馬上禁止你出團,媽的!混帳東西!」
 
 
 
坦羅斯從地上坐起來,頹喪的抱住頭:「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她完全不理我。」
 
 
 
主坦臉上黑線滿天飛,心裡不斷在OS:我有沒有這麼倒楣?..平常除了要當褓姆、心理諮詢師,現在還得兼職愛情顧問?!
 
 
 
罷了罷了,誰教坦羅斯正常時,的確是無可挑剔的戰友。看在他們相識十年的份上,推他一把也不為過。
 
 
 
於是他問:「你先告訴我,你覺得紅豔為什麼不理你?」
 
 
 
坦羅斯想了一會說:「她..她氣我把祕密告訴你們。」
 
 
 
「不止如此。依照我對女人的了解,這件事雖然讓她生氣,但沒到不理你的地步。她可能是氣你干涉她這件事。停!你別開口,你一說話我就想打你。好了,你注意聽,接下來幾天你要採低姿態,馬上給我收歛暴躁的脾氣?!要裝可憐,然後告訴她:你錯了,不該管她的事!還得跟她說,雖然不贊成她要做的事,不過你會給予支持..」『踫』的一聲,主坦隨手用茶杯K坦羅斯一下,然後兇惡的吼:「閉嘴!不是要你別說話嗎!嗯,現在好多了....剛要你那麼說是有用處的,要是她真要執行計畫,到最後你可以死皮賴臉的說:為了表達我的支持,我決定跟你一起去。倘若她堅持不讓你跟,你就懇求、跪求,要是再不行,就以死要脅!女人心腸最軟了,通常說到『死』,她們都會當真,莫可奈何下就會讓你跟了!」
 
 
 
坦羅斯目瞪口呆,久久才冒出一句:「你好厲害,你當過愛情騙子吧?」
 
主坦的回應則是將茶杯扔到坦羅斯頭上。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好,既然這樣,我馬上去跟父親說,我們星期五完婚。」坦羅斯說完就走。
 
紅豔焦急的拉住他。「好、好啦。我說就是了。」
 
坦羅斯笑了,轉過身,好整以暇地等著。
 
 
 
紅豔很不自在,瞪他一會,才緩緩道出:「我先聲明,這只是我『個人感覺』,跟
你這個人沒半點關係。你要答應我,聽完不能用結婚為手段報復我。」
 
坦羅斯皺眉,到底是什麼樣的個人感覺,會讓她誤以為他是報復心重的人?
 
 
 
他一直沒吭聲,紅豔急問:「怎樣,我們達成協議了嗎?」
 
坦羅斯只得說:「我以聖光之名起誓,即使生氣,也不會以結婚要脅你。」
 
「不!以你父親名義發誓。」紅豔堅持。
 
「好,我以父親之名發誓。」
 
 
 
「嗯..那我說了。你這個人..很好,很完美,沒有任何缺點。我是說,幾乎
挑不出毛病。全暴風城想和你結婚的女人,沒有上千,也有上百。不過那個人不
會是我!我只要看到你硬裝出來的笑容,雞皮疙瘩就掉滿地。人都有情緒,時而
憤怒、時而開懷,就你沒有,永遠處在假笑狀態!我都很想說,笑容如果不是出
自真心,硬裝出來只會荼毒別人眼睛。你的完美讓我不耐,你的一舉一動就像回
應眾人要求,刻意假扮的。而我要的是有正常情緒反應,能陪著我嘻笑怒罵的情
人,不是在眾人面前扮演完美先生的丈夫。」
 
 
 
這一串有如江水般的言語衝擊著坦羅斯,原來他的完美在別人眼中竟是這副德
性;而且他的猜測是對的,為了擺脫婚約,紅豔才刻意整他。
 
 
 
他不知道哪一種震撼大些,是讓人批評成假人,還是有女人惹毛他,就為了不想
和他結婚。
 
 
 
然而人就是這麼奇怪,當有人重重一槌擊倒你,反而會出奇冷靜。坦羅斯的情況
就是如此。
 
 
 
聽完紅豔的批評指教,他僅僅問:「就這樣?」
 
紅豔看了他一眼,滿懷歉意地說:「不,最重要的一點,你不是我喜歡的型。」
 
坦羅斯楞住,他也曾在心底想過同一句話。一想到這,他不禁哈哈大笑。
 
紅豔生氣的問:「有什麼好笑的?」
 
「是沒有。」話完,又自顧自的爆笑出聲。
 
紅豔忿忿瞪他一眼,啐了聲:「瘋子。」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之後,紅豔回復成原本模樣。卸下濃妝的她,令人眼睛一亮。那是介於可愛和
嬌豔的美感。當她笑起來的時候,臉頰會冒出酒窩,睜著明亮雙眼看人時,總會
使人臉紅心跳。尤其當她談起冒險經歷,總有辦法將乏味的行軍生涯,說得活靈
活現,更教坦羅斯不可思議。
 
 
 
自從談開後,他們之間的相處愉快多了。紅豔像朋友般待他,坦羅斯也能在紅豔
面前暢所欲言。
 
 
 
偶爾,坦羅斯會想起那天的對話。
 
或許紅豔是對的,他太在意他人想法。很多時候,即便心裡不愉快,也會刻意壓
抑,久而久之,就變成不說真話,用場面話取代。
 
 
 
但在紅豔面前,他不需要刻意隱瞞。可能因為她早看過他未曾顯露過的醜態,可
能對一個說他笑容太假的人偽裝,實在太過可笑。不過這些都不是重點,坦羅斯
首次發覺,做自己是多麼快活的事。
 
 
 
快活到他常常會出現同伴眼中的出軌行為。像現在,他和紅豔爭搶剩下的麵包,
兩人甚至用裂成一半的麵包捶打對方。麵包屑滿天飛,旅館的客人紛紛轉過頭來
關切,最最震驚的,莫過於和坦羅斯相識十多年的隊友。
 
 
 
戰士瞪大牛眼,彷彿今天才認識他的說:「我不知道你這麼幼稚。」
 
主坦很不客氣的拋下一句:「啊啊,太丟臉了,不要告訴別人我認識你們。」迅
速離席坐到另一桌。
 
 
 
而坦羅斯呢,卻哈哈大笑,依舊故我的和紅豔玩你爭我奪的遊戲。
 
 
 
有時候,坦羅斯會和紅豔天南北的聊,常常營火前一坐就坐了一整夜。今晚,一
如往常的,在忙了一整天之後,他們兩人悠閒的坐在大石頭,肩併肩,啜飲著麥
酒。不過跟往常不同,紅豔提出的事讓坦羅斯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直到恢復神智,
他才克制不住大吼:「你是認真的嗎?你說等父親的病好一點,你要一個人到部
落領地旅行?」
 
 
 
「對啊。聽說血精靈的出生地很美、很夢幻,要不是擔心爸爸病情,我早就想去
了。」
 
「你瘋了嗎?那裡到處是敵人,你只要進入那裡..不!你根本進不去,說不定
只是靠近一點,就會被人暗殺了!」坦羅斯很激動,捧在手上的酒杯被摔到地上,
碎裂聲引起營地其他人注意。
 
 
 
紅豔連忙噓他:「小聲點!這件事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免得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什麼不必要麻煩!你會害死自己的,你知不知道!」坦羅斯接近失控,他甚至
無法控制自己尖銳的嗓音。他突然站起身,幾近瘋狂的踱來踱去,一會又轉過頭,
惡狠狠的警告她:「你不准去!你要是敢這麼做,我..我會向你爸爸告狀,對!
沒錯!還有很疼你的姑姑,我也會一併告知。她們不會任由你胡亂行事,一定會
阻止你的。我是認真的,我說到做到!」
 
 
 
紅豔似乎也被他不尋常的激動嚇到,震驚過後,才喃喃抱怨:「告狀?──你是小孩子嗎?」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看到這裡,如果你以為這已經是紅豔蠢笨的極致,那你可是大錯特錯。在接下來
的日子,彷彿在測試幾天可以逼瘋坦羅斯,紅豔又陸陸續續在AE群怪之後,帶
著為數眾多的怪物,跑到他身旁,尖聲嚷嚷,要他幫忙補血。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聲明]

此篇為魔獸世界同人小說,不喜歡的朋友請轉回上一頁,謝謝喔。:)

---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