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當時品漾九歲,留著兩條長辮,紅紅的蘋果臉配上走起路前後搖動的髮辮,模樣煞是可愛。
 
 
 
幾名早熟的男生偷偷喜歡著她,其中有幾個,一逮到機會,就會欺負她來吸引注意力。 
  
那天是風和日麗的好天氣,修女們帶著六歲以上的院童到附近野餐。能離開孤兒院,大家都很興奮,提著廚房為他們準備的餐點,每個小孩都吱吱喳喳的說個沒完。
 
 
 
但是在又笑又鬧的小孩中,品漾卻哭喪著臉。
 
「住手!我要告訴修女了!」她一邊嚷,一邊躲避高頭大馬男孩的捉弄。
 
「去說啊,告狀鬼!誰怕誰!」男孩哈哈大笑,更肆無忌憚的撥弄她的髮辮,後來覺得這樣的震撼不足以讓她留下印象,雙手併用,使勁地往後拉。
 
 
 
品漾氣沖沖地向前,卻因髮辮被拉住,整個人往後傾倒,「踫」的一聲,後腦勺硬生生撞向泥地。
 
「嗚....嗚..好痛..」
 
 
 
發現闖了禍,男孩很緊張,嘴裡喊了句:「愛哭鬼,不理你了。」就飛快逃跑。
 
 
 
她們原就走在後面,修女們忙著照料院童,嘻鬧喧嘩聲掩住品漾的哭聲,一直到隊伍走遠了,都沒人發現她倒在地上。
 
 
 
直到暈眩感遠去,品漾才流著淚起身,小心觸摸後腦勺,異常的溼潤讓她大為驚駭:「啊-流、流血了...」
 
 
 
滿手的血漬讓她哭了起來。忽地,耳邊傳來潺潺水聲,側耳傾聽,似乎在不遠處。
 
「要洗乾淨..不能讓修女擔心..」擦乾眼淚,她走向河邊。清澈的水映著她髒污的臉,小心地捧起水,閉起眼將臉洗淨,再睜開眼,水裡映著的不只是她,還有身旁的幾頭大狼。
 
 
 
她驚愕轉身,不知何時,狼群已然在身邊聚集,咧著嘴,惡狠狠地咆哮。
 
 
 
品漾嚇呆了,連連後退,「不..不要過來..嗚..」
 
 
 
這個舉動明顯刺激到狼群,剎那間,最靠近她的狼撲上去,品漾舉起手阻擋,尖銳的爪子瞬間在她手臂留下血痕。驚恐加上手上的傷讓她動彈不得,只能原地蹲下,用兩手護住頭。
 
 
 
就在狼群準備一湧而上,昂諾姆出現了。他面無表情的,承受狼群三番兩次的攻擊。他的出現短暫教品漾楞住,而讓品漾大感驚嚇的,是他手裡的武器僅僅是顆石頭。
 
 
 
狼群像群打不死的蟑螂,一隻隻輪番撲上去啃咬,而且每隻都精準的對著昂諾姆的脖子張口咬下。
 
 
 
品漾幾次想尖叫出聲,又怕這樣的叫喊會使他分神,咬緊牙根拼命忍住,卻忍不住泛流成河的淚水。一直到兇性大發的狼一隻隻倒下,像小山丘般堆疊在昂諾姆身旁,她懸著的心終於放下。
 
 
 
昂諾姆扔了手上石頭,滿帶戾氣的眼掃過她,舉起沾滿狼血的袖子抹去噴濺在臉上的污血。
 
 
 
品漾才想開口道謝,不料昂諾姆早她一步轉身,就這樣走了。
 
品漾呆住了,低頭望著成堆的狼屍和被狼血染得豔紅的河流,遲來的恐懼佔滿心思,她踉踉蹌蹌的跑上前,直喊著:「哥..哥哥,等等我..」
 
 
 
但昂諾姆哪會等她,要不是一身的血腥味難聞,恰巧讓他停在瀑布旁洗淨,品漾追到氣喘噓噓,只怕也無法趕上。
 
 
 
她耐心的候在一旁,等昂諾姆將手上和臉上的髒污洗淨,想說些什麼感謝話,昂諾姆卻像沒注意到她,洗完了臉,掉頭就走。
 
 
 
品漾著急了,四周都是沒見過的景色,方才狼群無聲無息出現,也不知道黑暗樹林會不會突然蹦出什麼怪物。她趕緊跟著昂諾姆,卻沒想到他長手長腳,單單行走就能把跑步的她拋在身後。
 
 
 
隱忍的淚水又流了下來,陽光和煦的樹林裡就見一個男孩走在前頭,另個女孩邊跑邊哭,試圖拉近兩人距離。
 
 
 
好不容易走近了,品漾小手一探,緊緊扯住昂諾姆的手,這樣的拉扯讓昂諾姆身形一頓,似乎是這時候才感覺到身後有個人。回頭瞪視扯住手腕的細白小手,一直瞪到那雙淚汪汪,嚴重出水的眼眸,昂諾姆冷然的臉不自禁臭了。
 
 
 
他以為這樣一看,會瞪掉抓住他的小手,沒想到小手沒放開,反而攢得更緊了。
 
 
 
「哥哥,不..不要拋下我,我怕..」品漾抖著唇央求。
 
 
 
昂諾姆不理她,拍開她的手,繼續往前走。走不到一會,這下換衣角被拉住。昂諾姆不耐煩了,用力揮開。
 
 
 
細細的嗚咽聲在二度被拒絕時變成惱人的抽咽,即便是情感無波瀾的昂諾姆,也被這細細碎碎的哭泣擾得心煩,索性停下腳步,一雙陰狠的眼緊盯住淚流不止的品漾。
 
 
 
「對、對不起..我不哭,不再哭了....」止住哭聲,淚水仍不停落下。見昂諾姆轉身,趕緊小聲道謝:「哥哥,謝謝你救了我。」
 
 
 
昂諾姆回頭,臉上有短暫的困惑,彷彿不記得何時救過她。品漾似乎了解他未出口的疑問,連忙接口:「就是剛剛啊,那些狼群──」
 
 
 
她沒說完,昂諾姆開始冷笑。
 
 
 
他行經樹林,一隻不長眼的狼咬了他,剛好那時他很有殺戮心情,順手拿石頭砸破狼的腦袋,血的氣味引起狼群注意,群起攻擊他,他才一併將牠們解決。
 
 
 
只是這樣的前因後果,昂諾姆懶得解釋,僅僅冷笑數聲,轉身離開。
 
 
 
這次品漾學乖了,不再扯住他的手或衣角,即使跟得很辛苦,仍然緊緊跟著他。
 
 
 
明明他沒給她好臉色,品漾就是覺得他的背影令人心安。乍見狼群的驚嚇和身處異地的驚慌,全給這樣冷靜的背影吃個精光。
 
 
 
跟著跟著,她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心情驀地飛揚起來。
 
 
創作者介紹

*~香檳玫瑰~*

豆仔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